当前位置:首页 -> 导师法音
唱禅歌就是修行及会后解惑法音~一九九四年二月六日对安祥合唱团开示


一、安祥合唱团的特色是唱出安祥
二、「唱而不唱,不唱而唱」就是入定
三、保持安祥就是光的天使
四、缘生灵子线与报恩的关系
五、散播安祥就是上报四重恩
六、成功的演唱会就是唱出安祥
七、心经乐谱庄严华贵,利于散播安祥
八、智慧与热情是安祥合唱团的生命力及活力
九、安祥禅没有「作止任灭」四大法病
十、唱禅歌得「心空」
十一、唱禅歌就是修行
十二、耕云导师给安祥合唱团的祝贺词

一、安祥合唱团的特色是唱出安祥

首先祝各位未来的一年秒秒安祥、万事如意。

在过去这一年中,有两件事情值得道贺:

第一,各位在高雄的演唱会非常成功、表现得非常好。第一个「好」就是把平常王老师教导你们的都充分发挥了出来,毫无保留地发挥。我相信王老师一定很高兴、很受用,没有比这个更受用的了。她付出的心血完全呈现了出来,这是最高的受用。

各位平常总是很谦虚,但过于谦虚,就有点儿像自卑,会丧失了信心;过于自大就故步自封,使自己不会再进步。

我们安祥合唱团,今年跟去年完全不一样,不管在技巧上、音色上、在合唱的调和上都是第一流。当然我们不敢讲音色、技巧都是全世界第一,可是我们安祥合唱团的特色,在全世界上没有第二个。别的合唱团唱得的确很好,可是给人们的感受,是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最稀有而珍贵的安祥心态。就像我们煮了一锅豆腐白菜,别人炖了一锅鸡,可是他们的鸡没有放盐,我们的豆腐白菜调味料调和得很好。也就是说他们的技巧、音色都不错,有的合唱团人数还比我们多(我看过录影带就知道),可是唱出来的感受就是不一样。

我们那天的指挥固然是非常成功,而且在钢琴的引导、烘托下,全体都是到达一个理想的境界,非常美好。我相信,各位演唱的人比听的人更享受。

二、「唱而不唱,不唱而唱」就是入定

我时常讲:「唱歌就是一种修行」,你们大家不相信,以为我是爱说笑,其实「唱歌就是修行」。我以前讲这句话的时候,大家都认为我爱说笑,说这是一种戏论,这是一句开玩笑的话,现在你们一定都体会到这句话的真实性了。当你们唱得好的时候,就可以体会到「唱而不唱,不唱而唱」,你们一定有这个体会。我坦白地告诉你们,佛教「四禅八定」当中有一种叫「喜乐定」,当你唱歌唱得叫别人开心,别人开心而你自己也开心的时候,那就是入定了,唱的人入定了。什么入定呢?唱得一点都没错,而且唱得还很理想,但是好像是没唱——「忘了唱什么,唱什么也忘了」,又好像是「第一句唱完了,第二句就自己出来了」,这个就叫「修行」。

三、保持安祥就是光的天使

为什么说你们值得恭贺呢?因为你们唱禅歌度了人、救了人。我时常讲:「只要你保持安祥,你就是光的天使,你就是佛的子民,也是上帝的儿女。」因为在我的认知上,佛就是上帝,上帝就是佛。上帝若不是佛,上帝就没有生命;佛若不是上帝的话,那么佛就没有立足的余地;因为上帝无所不在,佛的法身遍虚空;「佛者,觉也」,上帝不能没有知觉吧!所以「上帝即佛,佛即上帝」。我们能够保持安祥,用安祥心唱安祥禅曲,我们就在扩大上帝的光辉、散播上帝的仁慈。

四、缘生灵子线与报恩的关系

有的时候大家对于我在讲词里面讲的话,感到莫名其妙。比如我曾说我们修学安祥禅就是「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又说我们「上报四重恩」就是「堪报不报之恩」,而且我们没有做什么,就报恩了。为什么?因为我们彼此之间都有个缘生灵子线,它是看不到的一种联系,也可以说是生命的、心灵的、感情的一个联系。你说它是一种波也好,说它是一种心也好,或者说地球有根线也好,都没关系,那根线跟父母、跟儿女都是连着的。当你心态最好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父母比较健康,你的儿子、女儿比较活泼、天真;当你家里吵架吵了几天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孩子都是了无生机、垂头丧气,再小一点的孩子晚上会作恶梦,他莫名其妙地坐起来哭一阵,你问他哭什么?他也不会讲,你打他,他还是哭。如果你能保持安祥的话,那你在世的父母固然是很健康、很喜悦,而去世的父母也会上升天堂。

五、散播安祥就是上报四重恩

四重恩就是天地、父母、国家、众生这四重恩。那么我们报众生的恩是怎么报呢?

如果我们有安祥,我们走到那里去,都是在散播安祥。因为你的心态不管是好是坏,它都会形成一个磁场;修行好的人就知道,每一样东西都有磁场。「海市蜃楼」是它过去留下来的磁场,现在「主题重现」,展现虽不真实,但是并非没有,我们人、众生、万物也是一样。我这么讲不现实,我讲个现实的。各位在高雄演唱的时候,有人听了你们的演唱就入定了——得定,而你们并不是有心叫别人得定,也就是说你救人并不需要起心动念要救人,你自然就救了人,也不必下个决心、有一个意识要去帮助别人,只要你存在,只要你安祥,你就帮助了别人。

有很多人对于这个安祥信不过,要学点功夫。禅刊里曾刊登过,有位学了四十几年气功的大陆安祥禅友,他说:「安祥才是真正的气功」,为什么呢?尽管我讲的话变成录音带,录音带变成繁体字,繁体字再变成了简体字,它排版、出版的过程,我们并没有去接触,但是它有讯息,这叫「心灵的讯息」。

六、成功的演唱会就是唱出安祥

这是一大喜悦,各位在这次的演唱会非常成功,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我们可以跟别人比一比,那天所有参加演出的合唱团,他们的水准并不差,除了有一两个合唱团稍微弱一点以外,其他的团都很不错,甚至有一个合唱团相当好。但是他们没有安祥,他们唱不出安祥来,这是各位值得问心无愧;不但问心无愧,而且面对上天还是充满信心的一件事——哪个合唱团能唱出安祥来?哪个合唱团能够让别人入定?没有这回事,绝对没有。各位唱得非常成功,成功的事实并没有被大家过度的谦虚所埋没。你们过度谦虚,没有信心,觉得自己很差、很烂或者很菜,那都不是事实。你们很突出,你们是真善美的体现,一如你们唱的安祥歌一样,所以值得我向你们道贺,非常成功,乃至于你们演唱的录影带在电视机播放时,都能散播出安祥的磁场,让听的人都很舒畅。

七、心经乐谱庄严华贵,利于散播安祥

第二个值得我们恭贺的就是这一次黄教授写的心经的歌曲,我看了以后非常感动,写得太好了,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庄严华贵」——它不但美丽而且高贵,可以说是天籁、绝响。心经这首歌将来练唱成功以后,我们散布安祥的功能一定会大大提升,而我们没有事在家里唱的时候,对我们的修行有很大的帮助。每次我讲:「你们唱歌就是修行」,你们大家都不大敢苟同,为什么呢?唱歌跟修行有什么关系啊!大家都把修行看走了样子。所谓的「修行」就是修正想念和行为,我们想念错了,把它修正过来;我们的行为错了,也把它修正。而广义的想念就是行为,所以王阳明说:「知」到了「真切笃实处」就是「行」,所以这个又叫「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想念就是心行,虽然没有做,也就是行为,想念跟行为差距不大。对于修行人来讲,乃至于对于严格要求自己的人来讲,想念就是行为;乱想就是黑白想〈闽南语〉,黑白想就是黑白来〈闽南语〉。当我们唱禅歌的时候,想的是旋律,想的是歌词,那我们这个想念和行为就是最正大、最光明、至真、至善、至美的。所以黄教授给我们写的这首歌,值得我们恭贺。对黄教授我们十分感谢,对我们合唱团来说,则值得欣喜。因为有了这首歌,将来对我们修行的帮助更大;有了这首歌,我们散布安祥的力量会更强。

当然我还有个愿望,我希望能够把心经这首歌做成一个单独的带子,而我也盼望——我们能不能请黄教授把曲谱再加点工,这个话怎么讲呢?我希望这个带子,第一个单元就是演奏,音乐演奏——钢琴演奏……,什么演奏都好,第二单元就是独唱,第三单元就是轮唱,第四单元就是合唱,第五个单元就是齐唱。为什么要齐唱呢?因为齐唱才能够烘托出那种念经的气势。所谓念经就是庄严肃穆,齐唱有齐唱的好处,它显得特别肃穆庄严。齐唱的要点就是说要有节奏,节奏一定要鲜明,加一点打击乐器会更生色。这是我对我们安祥合唱团的两大恭贺。

八、智慧与热情是安祥合唱团的生命力及活力

各位这次的演出非常成功,大家谦虚是种美德,但过于谦虚就是自暴自弃,不必太谦虚了。这一次的演出对指挥来讲,是个最大的享受,因为平日的心血在那个时候全部呈现;对伴奏来讲,也是一大享受,因为大家都照着你的引导前进,而且经由你的烘托,有了一种「红花绿叶」的效果,这是很难得的,钢琴那天伴奏得非常好,你们大概也察觉出来了。

我们安祥合唱团能有今天,当然也要感谢陈董事长,因为这完全是他的构想,从策划开始,他突破了很多的困难。很多事情并不是说「说一句」,它就会像变魔术一样地出现了,不是的,那要花很多心血,突破很多的困难,需要智慧,也需要热情。没有热情的智慧,冷冰冰的,没有活力,没有生命力。他把智慧、热情融合在一起,就产生一种创造力,这种创造力也就是我们安祥合唱团的生命力及活力。所以我们要感谢他。

九、安祥禅没有「作止任灭」四大法病

最后,我就要解答一些问题。解答问题之前,我看了一下,各位提出的问题不太实际,也不太有深度,进步不大。这些问题轻飘飘的,与修行没有多大关系。你若不知道那些问题,恭喜你很有福气;你知道了,反而不妙!不妙!成了修行的障碍。我为什么讲这个话呢?有很多修行人,不管在家或出家,修行了三、四十年,乃至于从十岁修行到九十岁,修行了八十年,他都不知道怎么修行。

你怎么修呢?我在车上跟一位会友讲到:「圆觉经上讲的四大法病,也是四大禅病。」

什么叫四大法病?就是「作、止、任、灭」。

:你有所作为,说「我要做什么——我要打坐、我要念经、我要看书……」,这是病。

:说「我过去很多习惯要不得,我把它停止」,这是毛病,这不是修行。

:说「我随缘,随便就好,环境叫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我不必刻意要做什么」,这是病。

:说「我的心里有妄想,我把它停止、把它熄灭」,这也是病。

由这四大法病,我们就联想到佛陀最早先转法轮的四谛——苦、集、灭、道,也是病。

我这么讲,全世界的佛教徒都会骂我、打我。但是各位要知道,这是佛自己讲的,修多罗了义圆觉经上佛自己讲的。像这样,你怎么修嘛?动辄得咎,你怎么修呢?只有我们的安祥禅是没有病的,因为安祥禅既不要做什么,也不要停止什么。昨天做什么,今天还是做什么;昨天吃什么,今天也吃什么;不要增加什么,没有「作」,也没有停止。昨天我在家里做饭、做菜侍候先生孩子,今天我停止不侍候了,没有这回事,我们还是跟过去完全一样。所以真正的修行就是安祥,只要安祥在,你就是一个发光、发热的人。

说到「发光」,心眼开的人看得到;说到「发热」,你就是一个热心的人。有些认真修行的人,或多或少感觉到自己是「热心人」。我讲的「热心人」不是一个形容词,是写实的。也只有安祥禅,没有修行人一般的过错。

十、唱禅歌得「心空」

我刚才讲合唱团,我并不是刻意指台北的,台中的安祥合唱团也是一样的好。徐玉绸(指挥)他们都花了很多的心血,他们很谦虚,并不满意自己的成就。这次我接到他们的信,我就知道了,不但听歌的人得定,唱歌的人也得定。这个话怎么讲呢?那位郑秋香团员唱着唱着,心空了,好像没有在唱歌,谁在发声啊?不知道,也没有想到唱歌,但是就唱完了。技巧、旋律通通都忘掉,却唱得蛮好的;唱了以后,这一个阶段完全是空白。这个对参学有年的人来讲,那就摸到鼻孔了。换句话说,你要找的是本来面目,这就是本来面目;你要找的是「空」嘛!这就是桶底脱落了,一个水桶的底脱落了,它若不「空」,又是什么?就是「空」嘛!问题是说「万象丛中独露身,唯人自肯方乃亲」,你自己要肯定。你说:「我想保持久一点」,你也很难保持,你要走中道,中道是什么?就是安祥。你有了这次的经验以后,对安祥就很容易保任,非常容易。

我们台中合唱团团员对团队的向心力,一天比一天强,何以见得?因为大家或多或少、或深或浅都获得了法益,也都体认了安祥的美好。而且我们大家不是为了功利才来参加合唱团,大家是为了修行、为了兴趣;但是参加了合唱团,却对自己的身心有莫大的助益,对自己的修行有莫大的助益,对自己的家庭有莫大的助益。我希望各位以后加紧努力,我也希望各位把根器好、非常优秀的人介绍到合唱团里来,来扩大我们合唱团的阵容,这个是很大的功德,这也是一种救人救世的功德。

十一、唱禅歌就是修行

有人说:「我们唱禅歌有助于修行」,这个话要纠正,唱禅歌不只是有助于修行,实际上「唱禅歌就是修行」。

「郑秋香!你把你唱歌的体验向大家讲一下。照实的讲。」

郑秋香:「师父好!各位师兄,我今天感冒没办法讲话。」(刚开口,即已泣不成声)

师 父:「好了,感冒好了!」(哄笑)

郑秋香:「我接触安祥禅,将近两年来(很激动,边哭边说),给我最大的感触,是整个人都改变了。以前好胜心很强,每做一件事情都以为自己很能干,可是自从接触安祥禅之后,才知道强人是失败的,只有谦虚、尽义务、尽责任才是最大的功能。我就讲到这里为止,谢谢老师。」(鼓掌)

在没有解答问题以前,我要再讲两句:「唱安祥歌就是修行,修行就是修正想念行为」。当我们全心唱歌的时候,我们的想念最好,我们专心唱歌的行为也是符合真、善、美的要求的。但是佛法讲「制心一处、事无不办」,你要想符合真、善、美的要求,你就「一心唱歌」。唱歌的时候不可以想别的事情,把全生命、全感情、全理智都投入唱歌,这个叫「一心唱歌」,「一心唱歌」就是修行。郑秋香她很客气,她一心唱禅歌,如果她过去是有修行的基础,那可以说她因为唱禅歌而悟道,因为她都「空」了。

佛法的最大的难处,就是说你不可以有作为——你修行不可以做什么,你修行不可以停止什么,你修行不可以适应环境,你修行也不可以熄灭自己的意识想念——也就是说不可以叫生命力降低,也就是说不能压熄你生命之火,这个是修行最难的地方。那我们这个唱歌没有做什么,也就是说我们都没有圆觉经讲的修行的过患〈作、止、任、灭的四种法病〉。我为什么叫郑秋香报告呢?她很谦虚,她唱歌得到了很高的一种觉受。在这个地方,我看到各位现在和没有参加合唱团以前,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就拿梁玉明来讲,我们几几乎不认识了,是不是?

梁玉明:「是的,谢谢师父。」

「谢谢你自己。」(哄笑)师父不能替你修行,就像不能替你吃饭一样。你讲:「我现在肚子饿,没有时间吃饭,请老师帮忙。」这帮不上忙的,老师肚子胀破了,你还是肚子饿,那叫「不能」。修行完全靠自己,修行没有什么神秘,修行毫无他力可以依靠。说:「上帝保佑我,佛保佑我」,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世界有恒河的沙那么多,众生更是无量,佛和上帝不会一个一个地教导你、帮助你,不会的,要靠你自己。

我为什么叫郑秋香出来报告一下呢?那就是证明一件事——「唱歌就是修行」。每位合唱团的团员就是典型的、标准的安祥禅的修行者,而你能够唱到「唱而不唱,不唱而唱」,这是真正的禅的境界。你修行到心境好的时候,确实能这个样子。但是有个基本的要求,修行人不可以跟任何人计较,不可以跟任何人讲道理,不可以说「你对不起我,你不听我的」……,也就是说修行人不可以狂妄到想改变别人,要别人合自己的意,这是狂妄。要想办法如何合别人的意,当你合别人意的时候,别人就合你的意。当你自己完成了自我改造以后,一切环境就会跟着你而转,跟着你而变;不相信,试试看,你就知道,事情一定是如此,而且功不唐捐。我看在座的各位都能修行成功,我有这个信心,各位都会修行成功。

十二、耕云导师给安祥合唱团的祝贺词

安祥禅曲是性灵之声、天使之歌,
因此,你们就是散播安祥的天使、心灵禁锢者的救星。
你们那纯洁、优美的歌声,将──
启开人们的心扉,涤去人们的心垢,唤醒人们的梦魇,破除人们的无明,
让人们的心灵获得解脱、提升。
你们那安祥离执的歌声,将──廓清人心的阴霾,
让社会充满了祥和,人间充满着温馨,世界酝酿出永久和平。
你们在为大同的脚步加速,在为「人间净土」催生。
你们以无偿之爱作为动力的耕耘,
必将收获到安祥、喜悦、幸福、青春以及生命的永恒。
愿你们秒秒安祥、事事顺心。

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八日


   《唱禅歌就是修行》会后解惑

一、五祖弘忍大师为何教人观月轮?

问:五祖弘忍大师为何教人观月轮?

答:今天进入工业社会,我们人最普遍的病就是精神分裂。精神分裂就是人格分裂,一个人同时具备多种人格,早上是一个人,下午是一个人。你若去询问一些迷信的人,他们会说「这一切是邪魔附体」,其实不然,这是精神分散,心力不集中。心力若不集中,就没有办法。如果我们心力集中了,人人都能发挥自己生命的潜力,人人都能够对得起天地、父母。

我时常说:「把你生命的情感与智慧,投入到一个问题、一个学问上,使它形成一个焦点,在那个焦点就能冒出智慧的火花。」学佛是个高级智慧、大智慧,佛法超越哲学、超越宗教,超越了一切的学术。大家也许说「佛法不能超越政治」,你看看阿含经,有一次,邻国的一个代表想要问佛祖──

他问:「我要攻打另外一个国家,是不是可以?」

佛陀说:「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你先坐一坐,我有一个徒弟刚刚化缘回来,我问他几个问题。」

佛陀问:「准备被攻打的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议会还存不存在?」

徒弟说:「存在。」

佛陀问:「国家重大的事是不是由国家的长老共同来决定?」

徒弟说:「是这个样子。」

佛陀问:「这个国家过去对鳏寡孤独、残废的人都有救济,现在还有没有?」

徒弟说:「有。」

佛陀问:「他的国家比附近几个国家的税都比较轻,现在是不是加税了?」

徒弟说:「没有,四十年都没有加税。」

佛陀问:「这个国家政府的命令是否能推行得顺利?」

徒弟说:「只要说是国王的命令,大家都愿意做。」

佛陀说:「这个国家有福了,为什么?这个国家不会被打败,攻打这个国家既不会胜利,而且要付出永恒难忘的、惨重的代价。」

那个国王的代表来问佛「能不能攻打另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代表听了以后,就回去了,告诉国王说:「这个国家不能打,不相信,您再去调查一下。」

你就知道,佛对政治主张是相当爱民的,民主,注重群众的意思,佛在政治上是走群众路线的。

这跟我们这个观月轮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人不要说光坐在那里打坐,他的心都没有地方放;没有地方放,所以一切想念、妄想就纷飞。人很难不起妄想的,他〈五祖〉是以毒攻毒,你不要起妄想,要你观一个月轮,那你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那个地方,你由多头意识〈就是多角形〉,变成了独头意识;变成独头意识,然后心力集中了,要突破一个问题才比较容易,主要的着眼点在此。至于还有其他的,我不便讲,涉及到形而上的东西,在此地不合适讲。

二、悟到了「无」,还是边见

问:我花了一千五百元的人民币去四川学气功,结果只悟到了一个「无」字。别人说我「真丢人」,但我却认为「很值得」,请问我悟得对不对?恭请开示。

答:这个问题若答得太坦诚的话,那有人会受伤害;说实话的话呢,会传播一些假消息出去,自己有过。

你悟到一个「无」字,是谁说「无」字?「无」,是谁「无」?是我说「无」,我能「无」得掉吗?这显然不对,这是叫边见。有个「无」,就有个「有」;有个「假」,就有个「真」。你悟到这,这个是没有超出一切的二次元的东西,这个叫做边见,完全不对,把钱浪费了,浪费了(重复)。

三、「胡、黄、灰、白、柳」的解释

问:师父在讲到拜物的宗教时,说到河北有拜五大家的「胡、黄、灰、白、柳」,请问这五大家指的是什么?恭请开示。

答:不管它是什么,对你的修行都没有关系。

他们讲的「胡」就是狐狸,说狐狸老了以后会变成精。你说它是精、是妖精,就得罪它了,那怎么讲呢?所以你要说它成仙,说它是仙,它就高兴。所以这个「胡」就是狐狸。「黄」就是黄鼠狼,北方黄鼠狼很多。「灰」就是老鼠,(闽南语)。「白」就是刺猬,到了黄河以北,刺猬很多,你们在南方看不见,就是具体而微的豪猪,比那个豪猪小,就只有这么大,最大就只有这么大;刺猬一身长的都是针,它也会成精。「柳」是什么?「柳」是蛇,就是长虫。

像这些北方普遍地供,从河南、河北到东北,都普遍地供奉。供了有什么用呢?说它能保佑你。这些人都是荒谬绝伦,这个都是一种自尊心很低的人做这种事。你说它有没有灵验呢?确实有灵验,有很大的威力。供了它,有什么好处?没有什么好处;一旦得罪它,不得了,不得了〈重复〉!你得罪它,它马上就让你倒楣。你若不供它的话,它也不会整你。为什么?你供了它以后,它会给你好处,那你拿人的手短,以后你就麻烦了。所以这个拜物的〈拜动物的〉,在北方很普遍,尤其在河北、东北都很普遍。这个有很多威力,这些东西我也看到过,我在小时候也看过。

四、师父在世,弟子应该宏法

问:身为师父的弟子,常想把安祥正法弘扬出去,但又闻言:「师父在,弟子无权说法。」请问师父,在弘法工作的态度上应如何做,才算是正确?恭请开示。

答:关于弘法,有很多人有这种说法。这个叫什么呢?这是懒病的护身符,他不肯弘法,他就说:「师父说的,不能弘法。」(哄笑)第二个,那也就是对师父的挽歌,就是说:「你——师父死了,我好弘法。」(哄笑)这种观念不太正确,很错。

我们修的是佛法,我们应该以佛做榜样,佛的弟子在佛在的时候都到处去弘法,佛还指定很多人说法——你不说,指定你说,你非说不可。但是这些人说什么法呢?不是说自己的法,他说「佛说……」,这跟以后的经典上讲的一样:「如是我闻……」──我听到佛是这么说的……。这个「闻」还加了个「见闻」、「记得」的意思,说:我记得有一天,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金刚经若翻译成白话就是这个故事呀!这是佛说呀,毋是我讲的(不是我讲的,闽南语),像这样的话就可以。你要加上你的意思的话,那你等佛不在了以后,你再说「我说的」,确实佛经是这个样子呀!

至于说我讲安祥禅,大家都不愿意讲,为什么呢?讲的话「师父说」,那这样我就变成了 tape recorder〈录音机,英语〉,变成这个东西,他不愿意。坦白说,有人把我的一篇讲词看得有心得的,我看这样的人很少,不是说没有,有,但是很少。

有个人写信问我问题,我说:「我若骂你的话,不礼貌;我若不骂你,你这个动作是把我气死。你问我的这几个问题,在我讲词里都有,你都不看我讲词,你要我再单独为你个人再说一遍、再写一遍,这个太残忍了。为什么呢?我年纪这么大了,拿着笔好像拿着一根房梁一样,很沉重。你叫我再重复,你不去看,现成的摆着,你不去看,你要我再重新为你抄一遍,这个不厚道。为了成全你的厚道,免得你因为不厚道而减掉你的福报,我不答复你。」

还有一个人说:「老师呀!你总叫我看讲词,我都看完了,请你再讲吧!」(众笑)我跟他讲:「你每看一次,你若有记日记的习惯,你把你看了以后的心得记下来,你就会发现,你看一万次,有一万次的心得。你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看。」我说:「我讲来讲去,都是什么?我讲的是废话。」我说:「我讲废话的目的,就是要传真的,借假传真,你听了我的声音,那我的安祥会随着我的声音到你耳朵里去,进入你的内心,我若不讲话,就不可能。」我说:「你不去看我的讲词,不肯从金矿里自己去挖金子,你叫我今天给你一钱,明天再给你一两,我没法度(我没办法,闽南语),我没有办法。你自己去开发,我讲来讲去,并没有什么道理,实在讲,那都是垃圾,但是你可以从垃圾里捡到夜明珠、捡到钻石。你去翻翻垃圾,你就知道,里面的确有价值连城的东西,你不翻,叫我给你,我嘛无(我也没有,闽南语),我也想叫你给我。像这样,不合理。」

这个「安祥」,没有什么道理,安祥就是安祥,安祥会有什么道理吗?没有。拿郑XX来讲,从此以后你去看看指月录,你每篇你都画个?,人家给你讲「佛说什么?」你就哈哈大笑。人家说:「释迦牟尼出生,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是什么道理呀?」你说:「这是糖衣里的毒药。」他问:「云门说『我若看到,一棍子打死喂狗吃』,这是什么意思呀?」你说:「这是无事生非。」你若都扫得干净,你若能够坚持你那个自己内心感受的最真实的东西,那你就算是悟了。人家若问你道理,你瞪着眼睛说:「啊?」你就上了当,随时都上人家的当,随时被别人牵着鼻子走,那就辜负了你自己的心。那个〈安祥〉是不容易的,那个〈安祥〉有那么一次以后,第二天照照镜子,人都变了。但是你平常没有基础,来得容易,去得也快。你以为从古以来别人会悟到什么道理呀?悟的是没道理,悟的是没道理〈重复〉,见道理就扫,所有道理都扫。但是我恐怕你们走偏了,走偏了对修行是个大害,对佛法是个曲解,所以我特别强调两件事:第一个、你要活在责任义务里,活在责任义务里就没有这个事了;第二个、你必须秒秒安祥,秒秒安祥就没有机会搞偏了。

过去有一个人跟我学法,常常给我写信。我说:「你不要常常写信,没有事情不要写信,想师父的时候就观想师父,师父不就在你面前了吗?再想的话,拿根棍子观想,说『这就是老师』,它就是老师嘛!」我说:「我的眼睛也不舒服。」他说:「心经上讲『无眼耳鼻舌身意』,那您眼睛怎么会不舒服呢?」(哄笑)这个叫走火入魔,它〈心经〉讲的「无眼耳鼻舌身意」,指的是什么东西?不是讲人罗!是讲你的本来面目,你的本来面目的确是「无眼耳鼻舌身意」的。你把本来面目跟人扯在一块,完全错了。所以我以后也不敢跟他谈道理了,怕他会误解、曲解。心经讲到「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呒不对〈没错,闽南语),那是讲本来面目。那我现在不是本来面目,我若是本来面目,谁给你讲安祥禅呀?没有人给你们讲安祥禅,幸亏我不是本来面目(众人大笑)。

五、如何拿捏「热情炽然」与「独行道」

问:师父说「修行人要热情炽然,要有感同身受的慈悲心」,这与师父在叮咛中所说的「坚守独行道,交往简为宜,己溺难救人,专心己躬事」,两者之间应如何体会?如何去做?恭请开示。

答:这好像是很矛盾,一个是普渡众生,一个是要独行道。而我首先要说,这篇叮咛不是我写的。谁写的?何先生写的,他把我前后写给他的信编出叮咛的歌词。我跟他讲「你要坚守独行道」,因为他不得不守独行道,为什么呢?他没有太太,小孩跟他也很少来往,这是修行很好的条件。古人讲「水边林下,长养圣胎」,这是个修行的必要的条件。

我为什么不讲「独行道」?我觉得这个太难讲了。「独行道」不是叫你到了山上去一个人住,而是要你走到台北市东区散步,到百货公司转,那是「独行道」;你若没有「常独行、常独步」的感觉,那么你的安祥还没有现前。如果你的摩诃般若现前以后,你走到西门町、走到顶好市场,你是「常独行、常独步」的感觉,而且你回到家,人家问你「看到什么?」你说:「啊?」你还问他「看到什么?」,不会答复,因为你不感光。这个就是金刚经讲的「无住生心」──不叫任何事物停留在你心里去,你也不会被任何外在的东西所牵引,除了一心以外,没有外在,你就是宇宙,你活在自己里面,你就是存在。这个不是讲得太夸张,这个就是中国人讲的天人合一,这也就是禅。

我为什么讲「独行道」呢?因为交往不能太多。你们大家要有体会,交往太多了以后,你就有虚脱感,呒力(无力,闽南语),变得四肢无力,有虚脱感。为什么呢?因为说话、来往最伤元气。假如这个人的品质不好、太低,那就正负相消、酸碱中和,他就把你的生命力浪费掉了。尤其学安祥禅的人,这是个大麻烦。

有一次,陈董事长问我:「安祥的力量何在?」我说:「它能消千灾,能除百难,能赢得生命的永恒。」先撇开这些不讲,最近的,第一、他有亲和力,人际关系会变好,人缘也会变好。过去人家见到你,怕你见到他,因为你看到他,你会打招呼,牵着人家不放,又东扯西拉,所以他看见你就扭头,假装「我看呒」(我看不到,闽南语)。现在他看到你,就主动同你打招呼,怕你看不见他,这就是亲和力啊!人际关系会变好,家庭的关系先变好,然后跟外面的人际关系也变得好。

假如你不「简为宜」的话,浪费你太多的生命力,你也不能识根辨器,那些不能渡的人,你还想跟他谈道理,浪费了。而且刚刚入门修行的时候,要打基础;一个人若见性了,应该是三年不说话,这是最低的要求。最高的要求呢!要想负大任,要求的标准更严格。六祖开悟了以后,在猎人队隐居十五年,十五年〈重复〉!那不是说「一悟了就讲」,有一点安祥就散播出去,而是要它自然散播,当他饱和了以后,他就把多余的供养众生。你要去讲话,给你再多安祥,也不够,因此要少讲话。所以我也有些诚意,只是大家不能体会,我讲杜漏、写杜漏歌词,里面有一句话是「话说多了心会乱」,你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看,口沫滔天、滔滔不绝讲完了以后,人家问你「贵姓」,你都忘了自己姓什么,迷失了,就迷失在言语当中了。

「独行道」跟刚才我讲的有什么关系?有密切的关系。刚才讲到「独行道」的这些话,是佛法讲的「开」,刚才我讲的就是「开」的。还有「遮」,没有讲的就是「遮」的;「遮」的就是你若单独一个人问我,我跟你的讲法又不一样。在大庭广众,我只能这么答复你。

六、持诵金刚经消业障的现象

问:持诵金刚经时会打呵欠、流眼泪,有时在手臂、大腿或者是腰部的肌肉会跳动,这是什么原因?

答:你这个问题写得太扼要、太简单了,我给你补充:第一个、你平常睡觉喜欢作梦;第二个、你记忆力还减退;第三个、你还有头昏头痛的毛病。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你若不读金刚经,过去的那种问题压在那个地方;你读金刚经,把那些陈年的心垢给你搅动。因为你过去太贪玩了,太贪玩了,不大注意自己的健康,作息不按时,晚上不睡觉,白天要睡觉,你过去有个阶段犯这个毛病,该休息的时候,你认为精神还好,就贪玩,所以你现在肌肉会跳动。这是什么原因呀?你到医院检查一下,就会发现胆固醇过高,自身的循环不好,还有神经衰弱的现象。打瞌睡,就是你的阴气太重,跟阳气对照之下,阴气就会显现,这对你来讲,这是好现象,你打一阵子以后就不会打了。你认为你打瞌睡,就不看金刚经,你将来再看它〈金刚经〉,还会打瞌睡、打呵欠,这就是发露你的阴气,把你内在的阴气赶出来,这对你有帮助。因为你的阴气太重,容易作梦,容易头昏、头痛,这都是阴气作怪。

七、「一念三千」与「无念(一念不生)」的不同

问:何谓「一念三千」,与「无念(一念不生)」两者之间有何不同?

答:这你考倒我了。说「一念三千」,我们此地不能乱批评,乱批评惹麻烦。「一念三千」是天台宗的辞汇,天台宗就是以妙法莲华经为根本典籍的一个宗派〈佛教的宗派〉。说「一念三千」,我们大家用得很多,经常用这个话,这个话(这个辞汇)蛮好,但是日久天长大家都忘了它的根本含义是什么。有很多成语,大家只用它的意思,而忘了它的典故,说「数典忘祖」的例子,就太多太多了。

这「一念」是什么?一心呀!天台宗说我们每个人的心有多大呢?说一心包容十个法界,十个法界就是十个地球〈十个星球〉,这是我们用现在的话来讲,当然不太贴切。说我们的一个心可以包容十个法界,这十个法界当中,每个法界又包容十个法界,就是一百个法界。我们的心可以包容一百个法界,一百个法界就是一百个存在的空间、存在的单元。存在就是宇宙,存在的单元,那就是「世界」,「世」就是时间,「界」就是空间。说我们一颗心可以包容〈也就是说可以影响〉一百个世界,那么一个世界又有三十个世间。世界跟世间有什么关系呀?世界,「世」是时间,「界」是空间,那是可以用星球来比喻。而「世间」是什么?世间不是一个星球,它是一个生存环境的一种境界的层次、一种存在的特质。

这样我就不会解释,所以你考倒我了。但是我记得有一次,我到乡下去,一个老太太看到他的孙子不像话、太离谱,就讲了一句话〈两个字〉──世间〈闽南语)!「世间」是个感叹词,我想在座的听得懂的也很少。为什么讲「世间」呢?它的含义是什么东西?是说这个世界怎么这个样子?它表示说世界的质、性质都不同,这个叫「世间」。每个时代有它时代的特征,「世间」就是时代的特征、时代的风尚。你看一百个世界,每个世界各有三十个世间,那不就是三千吗?所以说「一念三千」,一心具备了三千个世间,假如一心不生,万法寂然,法跟心各不相到,你是你,它是它,有没有世间呢?这个跟你不发生关联,这个问题不产生、不成立。但是你一念才动,那么三千纷然,这个三千种差别的心态境界跟生活特征就会呈现在你面前,所以一念三千。你说要「一心不生,万法无咎」,那是一念不生,各不相到,它是它,你是你,不发生关系,它存不存在对你来讲不是个问题了,跟你不发生影响,你也不影响它。但是你念头一动的话,就森罗呈现,我只能这么讲,因为我不是学天台的,我只能敷衍你一下。

八、念经和持咒有何不同?

问:念经和持咒有何不同?为什么咒是以梵音来发音,而经文是用翻译音来发音?恭请开示。

答:诵经和持咒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什么不同。最简单的咒六字大明咒:嗡,嘛尼──升起大宝,吧咪──莲花,哞──破碎 ,你说把它翻译成汉语,不是不可以翻译,大悲咒都可以翻译的,等你翻译以后就乱了,心就乱了,你就不能到达无念。

佛法的入门是以无念为开始,而佛法的深造就是不二法门,真正无念就是有念呀,说是有念也是无念的。我现在如果有念的话,我不会黑白讲〈闽南语〉,我胡说八道,信口开河,我能够胡说八道、黑白讲,证明我是无念的。假如我无念的话,我能够用每个字、每个辞汇,用得还差强人意吗?所以有念跟无念都是一样的。如果我若是分别心很重的话,我对不起你们各位,各位有的走了几百里路到台北,如果我若是有念,那我的同化力就是使各位分别心很重;如果各位没有分别心,那证明有念跟无念不是两个,不是两个(重复)。

所以经咒的功德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陀罗尼就是咒,你固然是不懂,但是经呢,你未必能懂呀。经上讲什么?不知道〈闽南语〉。你说「我懂得意思」,你懂的意思跟实在的意思还是有差距的,所以经、咒大致说没有什么区别,咒的意思叫你不起分别心,而经的意思叫你破除邪见,各有功德。
 

九、用大家听得懂的发音去唱比较好

问:最近我们三个合唱团都在练习心经这一首歌,在我们在练习当中产生了一些小小的疑问,想趁这个机会向师父请示一下:就是我们每次在唱到有关「菩提萨埵」,还有「般若波罗蜜多」,还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时候,我们对它的发音有不同的看法,因为我们都知道,师父曾经说过「菩提萨埵」有的时候念成「布大萨大」,我们就想请师父给我们一个开示,当我们在听到这些名词的时候,用什么样的发音才是正确的?

答:用大家听得懂的发音。我们念「萨吧萨大,南摩巴萨大」,他们听了,What is meaning ?(英语),不晓得什么意思,假如大家念「菩提萨埵」、「南摩钵沙多」,我们就这么念,我们跟大家念的一样,会比较好。

我们讲它是音译,为什么要音译不把意思翻译出来呢?「摩诃般若波罗蜜多」,说大智慧到彼岸,为什么不说大智慧到彼岸呢?那你就说:那小聪明不能到彼岸了?不是这个意思,大智慧是一切智慧的本源,说没有它,一切的智慧无从建立、无从发生。所以我们念什么无所谓,我们只要用安祥心。我相信现在大家都体会到安祥心是什么;安祥心不影响你说话,安祥心不影响你做事,安祥心可以使你没有压力。你现在就没有压力了,不会让你斩不断、理还乱,过去、未来、现在一大堆东西缠住你,现在都没有了,你现在变成自由的人了。自由就是解脱嘛,有绳子捆着你,你就不自由,绳子解开,你就解脱了。现在就是解脱,大家要珍惜这种感受,刚才讲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无上正等正觉」,用梵音讲,念「阿耨」是没有错,「阿耨萨嘛萨布大」,你这样讲别人听不懂,你是讲外国话,其实这个话本来就是外国话嘛!

十、晚上也可以念心经、唱心经

问:一般人说:「心经晚上是不能念」,那现在我们已经把它谱成曲来歌唱,那晚上可以唱吗?恭请开示。
答:不但晚上可以唱,而且睡在床上也可以唱(众笑)。没有这个禁忌,你在厕所里也可以唱。人家说:「佛头着粪」,你用水肥倒在佛身上他不会生气,因为他的理论是「不垢不净」──没有什么叫做干净,也没有什么叫做脏。

刚才我讲那位先生,他说:「本来无眼耳鼻舌身意,你眼睛不好,黑白讲,没这ㄟ代志(胡说,没这回事,闽南语)」。他逼着我非给他写信不可,我说:「我眼睛痛」,他说:「无眼耳鼻舌身意啊」,所以这个都是一种曲解,因为人的本来面目是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重复)。

十一、顺手抓住生命的永恒

问:在观潮随笔本来面目中,师父说:「惠明上座在豁然开悟的同时,顺手抓住了生命的永恒」。请问师父,要具备什么条件,才能像惠明一样的把握住而不至错过?恭请开示。

答:写文章嘛,都是有点莫名其妙,所以你若不用「顺手」,就感觉到不潇洒、不风趣,用了「顺手」,简直是多此一举,画蛇添足,因为本来面目就是永恒啊,因此就顺手。它不必存心要抓住永恒,它证得本来面目就是永恒了,所以它不必另外、格外怎么样,他是顺便的,顺便的就抓住了生命的永恒了。

你说我们怎么样才能那么潇洒、那么容易呢?你只要保持住现在的心态,证道歌说:「但得本,不愁末。」这个就是修行的根本,就这个根本的话,就能消千灾,就能够增加福慧,就能使你现在活得没有压力。现在谁若有压力,我就不相信,不可能有压力,就是在这种无压力的状态之下,那本来面目久久就会浮现。

这个当中很多人问我修行的境界,我不跟他讲,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都不相同,你讲了以后,影响别人,所以不能讲。

总而言之,说证得本来面目,「本来面目」本来就是没有面目,只有生命。我本来要讲,为什么最后我还是不讲?你不要看到我这个人好像是语无伦次,其实我说话还是很谨慎的,因为我很谨慎,所以有些话我敢讲,有些话我不敢讲,在不传六耳的状况之下,有些话我就敢讲。

你若问我「为什么顺手抓」,因为顺手抓,不顺手也抓,不用抓,他就得到了,所以是「顺手」的,顺手(重复)。

十二、如何修行才能不会被外境所转

问:阅读师父讲词后,有心想学禅,心里也想改正自己的缺点,可是一碰到事情,又会被外境所转,请问师父,应如何修行,才能不会被外境所转?恭请开示。

答:你要说不被外境所转,那是不可能的,那是没有可能。你说你平常心态很好,一涉及到客观的事物,你就手忙脚乱,所以古人讲得很好:「才一涉动静,便成颓山势。」一个人不见外人,很好,他一进入外在的社会,他会像山倒了一样,崩溃了。我告诉你,除了安祥以外,没有别的方法,而安祥就是你现在的心态,就是你现在的心态(重复)。你用你现在的心态,你做人、待人接物、处理事情都不会乱,都是很好的,而且你跟人相处,别人都感觉你有无限的亲和力,别人都愿意接近你。你做事情也不会离谱,也不会做错,这个就叫做中道,这个也叫「摩诃般若」。「摩诃般若」是什么?很简单,就是王阳明讲的「良知」,就是知觉,一切的智慧变成了知觉,没有知觉这东西没有办法叫你解脱。大智慧就是智慧的空白,就是没有动笔以前的那幅名画。你们了解了这一点,事情很简单的呀,很简单(重复)。

十三、如何修正偏去的个性

问:弟子个性内向,沉默寡言,遇事容易紧张,缺乏自信。请问师父,如何做才能修正这种偏去的个性?恭请开示。

答:我的一个药治百病,还是安祥。一个药治百病,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都可以治。

人为什么内向?就是我执太重。我说这个话,太在意别人的反应;我做一件事,太过于在意别人的评价,处处好像为别人而活,处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好像跟别人都有距离、都有隔阂,太在意的结果,就有点「大众威德畏」,佛经上有这句话。他不敢面对群众,群众对他构成压力、束缚,他若把自己冲淡一点,连我都没有,压谁呀?让他去压好了。能够做到「无我」,那还是偏,有、无嘛,是两个极端,你不如做到安祥。安祥是无我的,现在谁都没有执著了,我相信你现在绝对不会内向,绝对没有执著自我,但是你也不会把钱拿来放在别人口袋里去。有我跟无我是不二的,你不要太在意别人的存在,不要太执著外境,也不要太执著自己,自我保卫观念很重,不要这个样子。

佛法特别强调「无我」,人若能够无我的话,就没有什么内向、外向。人若有我的话,就有了俱生无明──无明与我同在,若没有我,无明根本没处立足,没有它立足之地。「我」是个最大的坏,因为你太执著自我,所以才内向,内向是我执的一种强烈的发露。我执是什么?我执就是众生痛苦的本源,也就是苦根。我大略地说一下,因为有了我,太在意我,所以就产生了我欲。自我保存欲,就说「我不能死」,我不能受到伤害,就贪生怕死。自我占有欲,这个东西好,若是我的,这多么好,若不是我的,我想办法变成是我的,问题都来了。自我支配欲,说你们大家要听我的,我就开心,你们大家不听我的,「我就爱受气」(我就要生气,闽南语),这是我执的发露。至于说领袖欲,相反地都是说自我尊严,自我尊严是什么?一切的道理我说了就算,一切的是非我讲了才对,就是我对。我们的烦恼是来自什么东西?来自这个人太我执。我执是什么东西?我执到什么程度呢?那就是一句话可以形容、可以说明,「拢是我对,拢是你们大家呒对」(都是我对,都是你们不对,闽南语)这样你活得很惨,你若是这个样子,活得「艰苦没人知」(非常痛苦而没有人知道,闽南语),那就会活得很惨。别人都该死,但是别人都比你健康,咦,这就奇怪了,你越不喜欢他,他越健康,你说「夭寿」(短命,闽南语),结果他活到一百岁,没有办法。

不要突出自我,就没有内向。不要突出自我,话说得很轻松,但是办不到。很多人外向、内向,是一个人的性情,他一生难改变的,唯一能改变的,就是王阳明讲的,他说:「我的良知犹如金丹一粒,点铁成金。」我也讲:「我的安祥犹如点铁成金。」你现在绝对不是内向,也不是外向了吧?能救你的,只有安祥,能改变你痛苦根源的,也只有安祥。

十四、观心不如自觉

问:观心观到念头时有时无的时候,此时是追究念头的来源,抑或一直观注下去?恭请开示。

答:「观心」这个名词,我们可以把它废掉不用了。为什么呢?我们看指月录有一段很滑稽,说:「你在干什么?」「我在观心」;「观者何人〈谁观心〉?心是何物〈心是个什么东西〉?」咦!他答不出来了。他为什么这么问呢?佛法讲的是无我的,既然「无我」,谁观心?再者,因为心是无所不在的,一切都是心,它不是一个东西,你怎么看?你一眼连地球都看不完,不要说银河系,更不要说宇宙。说「观」,就不切实际,不切实际呀(重复),所以我们不如「自觉」。说到它的根源,那不叫「观」,那叫「参」。「参」是什么?就是禅宗的参禅。参禅用现在的话,怎么讲呢?那叫参详,自己跟自己商量,有一个看法说「对不对」?自己跟自己商量,没有人跟你商量,这个也就是参禅。你若说「看念起处」,那个叫参。

观心,心是个什么东西?那个你也看不到,所以不如我的四句话,那是一直到成佛都够了。哪四句话呢?「时时自觉」──我觉故我在;「念念自知」──你想什么知道就对了,它从哪个地方出来的?你知道它是从你心里出来的,最通俗的解释就是这么解释的。如果你若找到念起处,你就看到本来的面目,我事先给你预报一下,那就是本来面目。所以你不必去参,你就是「时时自觉、念念自知」,念头一起来你都知道。然后「事事心安」──做每件事都要心安无愧。然后「秒秒安祥」──你才能够保持得住每一秒钟都是安祥的。当你能够保持到每一秒钟都安祥的话,那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人是「愈来愈少年」〈越来越年轻,闽南语〉,事情会越来越通畅,没有坏事,倒楣的事不会轮到你了。而你保持安祥,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有什么内向、外向,也没有什么对与错,乃至于连价值标准都没有了。

实在来讲,它〈安祥〉的性格也是反权威、反传统、反价值,但是它有个特点——它会随缘,它不会反到大家不能接受,这个主要「存在」的道理〈编者按:这即是 耕云导师开示的「既存在又超越,既淑世又超世」〉;而且它〈安祥〉是只反不说,大家都觉得莫测高深。「安祥」这两个字说出来,你能测得出它有多深多浅?你说它是这样子的,它会变,它不是……。你们只要能保持它,安祥对成佛来讲,不仅是必须的,而且是足够的,不假外求。

十五、哄与骗的区别

问:在某些工作场合中,必须说些善意的谎言,这对修行人而言,是否是一种罪过,恭请开示。

答:善意的谎言,性质不同,我也不敢讲对不对。我若讲对、好,那结果你去骗人(众人哄笑),那将来法院说:你为什么骗人?你说:老师说的。那这个不可以,所以我不敢讲。所谓的善意,要能大家公认的,所有的是非标准大家公认的,你比如说这个药明明是苦的,你说:这个很甜的,你一口吞下去,它就会很甜了;换一句话说若不一口吞下去,它就很苦,就是这个道理。像这样骗小孩呢,那不叫骗,那叫哄。为什么叫哄呢?那就是为他好,为他好的动机就叫哄他。你若是为自己好,那叫「骗」,不骗人比较好。

我有时候讲话有时候好像在骗你们,其实我是实话,我一点都没有骗过人,我只是很保守,我说安祥好,说了万分之一,还有太多我没有讲。安祥的确好,是成佛必须的也是足够的条件。

十六、容易触景生情是修行的障碍

问:容易触景生情,激动流泪,这对于修行人而言,是否会成为障碍?恭请开示。

答:那是障碍,那的确是障碍,的确是障碍。这个人如果不触景而生情,那就不是障碍。触景生情,若是抱着安祥心,那不叫障碍,那是慈悲的发露。如果没有安祥,用分别心,触景生情就不好,分别心不好。我是把各位看得人人都有安祥,据我的观察,大家都有安祥。

用你现在的心,去看到可怜的人,你掉泪是慈悲,是好的。你若是用分别心看什么就感光。什么叫不分别心?就像镜子,用它照东西,不感光,人来了清清楚楚,人走了一点都没有。心,庄子说要「用心若镜」,你「用心若镜」,就没有这种痛哭流涕。痛哭流涕对一个人反省到某一点,那是好事,看到很痛苦的人值得怜悯,那也是好事,假如你若常常注意任何问题都痛哭流涕,那就不好,过犹不及呀!

十七、不能测佛智

问:六祖坛经机缘品里说「诸天声闻乃至菩萨,皆尽思共度量,不能测佛智」,这几句话恭请师父解释一下。

答:这个太笨了,问这个问题太笨了,因为「佛者,觉也」,佛的智慧是没有内涵的,佛的智慧没有固定的内涵。什么是佛的智慧?没有!我这么讲,或许有些外道会认为这个太污辱佛,我若讲错了,我得恶报,佛是没有智慧的,你要去测,测不到,当然测不到!没有东西你测什么?佛若是有所内涵,那就不叫「无上正等正觉」。它再高,也是个比较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说「大智慧」,「大智慧」还有更大智慧呀,说大智慧是勉强的说法。说佛的智慧是无上正等正觉,它不是「智」,是「觉」,它若表现在功用上,才能叫「智」。「智」是什么东西?「智」是觉的流行。「觉」是什么?觉是佛的自受用境界──「无上正等正觉」。说一个人去测,它没有内涵,就测不到呀。它若有,就测得到啊,比如说「我口袋里有什么东西,你猜吧!」结果你猜什么都猜错,我口袋里没有东西,空的,「空空」(空空的,闽南语)。道理「上简单」(最简单,闽南语)。

十八、不要乱打坐

问:以前曾学过打坐,坐时身体会动,会哭,能听到耳语,后听人劝说,已不敢盲修瞎练,今愿全心力学习安祥禅,但每当坐下来观心时,以前恐惧感就会袭上心头,请问师父如何克服这个障碍?

答:我讲的「观心」是永不间断的──时时自觉,念念自知,不是静坐。我没有叫人静坐,不要静坐。什么时候静坐呢?你到老了以后才静坐,人年轻的时候不要静坐。

静坐的学问太大,静坐的学问太大(重复)。我讲了安祥禅,我很懒,我很少讲,被逼得不得了,我才拈出一个主题来乱编一通,凑成一篇讲词,我就讲一下。你若叫我讲静坐,那个占的篇幅应该比这个多十倍。

静坐是很难很难的,有很多人静坐,没有坐好,坐坏了。你比如说有人叫你守黄中──上丹田,守得好以后,它就开天眼。开了天眼,你想再闭,它不闭了。你为什么想闭呢?因为没开天眼,平时吃饭很安静,一个人吃饭更好;你开了天眼以后,你若吃饭,一大群鬼瞪着眼睛看着你,还流口水(众笑)。有的血压高的人一守黄中,就脑中风。你守丹田──「气海」,守得很好,会造成什么呢?第一个、首先的好处是引火归元,我们的相火就是虚火,牙疼呀,长眼屎,相火,它变成了内门火,那就丹田发热。丹田发热的副作用是五阴炽盛──生理旺盛,生理旺盛就会有一种过剩的悲哀。我们身体亏了、虚了,很悲哀,力不从心,错过了很多事;但是过剩了也悲哀呀,过剩的时候你想睡觉,困抹去〈睡不着觉,闽南语〉,你想坐也坐不住,你想平静一下,脑子乱动,念头不止,你也杀不了车。所以这个要什么呢?你说要调和它,你说怎么样才能达到五阴不炽盛呢?那你也做不到,那个像弘一大师那样的大修行人,我们都很佩服他,日中一食,他打坐是为了修心,他不希望产生五阴炽盛,产生了精力过剩的副作用,所以他日中一食──中午吃一餐,过午不吃,这样保持着半饥饿,他就没有机械惯性。什么叫机械惯性呢?我们的这个肉体是个大工厂,是个化学工厂,我们吃的食物淀粉就变成了醣,醣跟许多的元素产生化学变化,就支援每个细胞、五脏六腑。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剩呀?假如我们消化力过多,我们总想吃,总吃不饱;假如我们性荷尔蒙过多,那就是性激素,激素就激动,你坐卧不安,甚至于变成了情色狂,产生了性犯罪,为什么呢?它不平衡。

十九、自己修行,儿女会变好

问:自己沾污的污垢,可以借修行而涤除,但是子女的先天性的疾病,或是由于过去世的因果,请问该如何减少子女所受的苦难?恭请开示。

答:你自己修行,你自己修行很好,你自己秒秒保持安祥,因为母亲跟儿子有一根看不见的一根线在联系。我讲过,曾子去砍柴,家里来了客人,他母亲一紧张,那时候也没有大哥大〈手机电话〉,他就咬手。他一咬手,曾子在山里就心疼,想家里一定「有啥米代志」(有事,闽南语),他就回来了。所以这个是连着的,你要想使你的小孩活得比较好,那你就得先把自己的心调和好,调和好以后,他就很好。〈有个叫吴瑞图的,他原来身体很不好的,行动都不方便,现在他生活过得很潇洒、很自在。〉你若劝他:「安祥好,你修行」,那是不可能,不如你自己保持安祥,我们认为任何事情若通不过实验,那就是不真实的。我们有些人的小孩每天睡到半夜就哭,他跟我讲:「老师!我们住的环境灵气不好。」我说:「灵气应该是由你决定,开关在你手里,你们夫妻第一个不要吵架,第二个你努力保持安祥。」他说:「这个安祥保持不来呀!」我说:「你不付出,你怎么能获得呢?」你光说牛奶很营养,你每天早上到别人家门口去拿一瓶来喝,那个不是长远的事情,那个不对的,你必须要去订;也就是说你要想办法付出决心,照着老师的话做,你先做个反省,彻底的反省,你也不要急躁,说我一天、两天,这是大工程,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乃至花一年两年都不为过。反省了以后,把自己的错误找出重点来,第一步我要把它丢掉。你们学安祥禅首先第一件事──要正信因果,你看看佛经上,菩萨有因地法行,什么叫有因地法行呀?菩萨要成佛,要种因,他有些方法要去做,照着方法去做、去修行,叫「因地法行」。

我们反省找出错误来了,我们把它丢掉。我有两句话,我说:「错误是烦恼的原因,毁灭是罪恶的结果。」你看看那些活在罪恶里的人,叫做什么?叫做边缘人,随时都可能掉进毁灭的深坑里,活在烦恼里的人必定是活在错误里,他为什么甘心活在错误里,因为他没有反省,没有发现自己的错误。

你为了精神有个寄托,就像五祖叫人观月轮一样,你不妨要反省以前先合掌,你说:「老师呀!帮助我看到我自己的错误。」至于老师帮不帮你,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你有诚意,就是真的。人都是希望有个依靠、有个依仗,孤苦伶丁,他感觉不好着力,没有地方下力气。你先祷告一下,然后你就反省,把你的错误写出来。为什么写呢?见光死,叫做发露,你没有发泄出来,没有显露出来,就不叫发露了。我们读大智度论,佛教里有一本叫大智度论,就是要在千人面前诉说过去的不对,毫无保留地,不要避重就轻,也不要有所保留,把自己最漏气(泄气,闽南语)、最不能见人的事都说出来,它就消失了,金刚经上也说:「若为人轻贱,先世罪恶即为消灭。」这个我们不那么要求,不要你在几十个人面前说我怎么怎么不对,不要,用不着,其实你不说,我拢知(我都知道,闽南语),我也知道。它〈这件事〉不是我愿意知道,知道这么多人,那不是太累吗?它〈这件事〉也是莫可奈何,也是无奈的,也是一种无奈,因为你喊我喊老师呀,我有什么办法?所以我们修行就要反省,把错误丢掉,其他的事情、枝枝节节的……,你不要去管它,不要去管它。

二十、不要随便到庙里去

问:曾经听过有些师兄讲「师父曾告诫弟子不要随便到庙里去」,但我的父亲在管理一座寺庙,有时是陪家人到庙里去拜拜,自己感到两难。请问师父,我究竟该怎么做才对?恭请开示。

答:这个我也不怪你,为什么呢?因为你还没有到那个境界。到了那个境界以后,「理无碍,事无碍」,任何事情都是对的,天下任何事都可以做了。

为什么说不要随便到庙里去?因为物以类聚,庙里供的是鬼神,你又不是鬼神,你去干嘛?你到卡拉OK里都是年轻人,是娱乐的,那个好,同类嘛!你到保龄球馆──喜欢打保龄球的到保龄球馆。那你又不是鬼神,你跑到庙里去干什么呢?所以不要去。而脑子里有个鬼神的阴影,对人正常的生活是有干扰。

至于说你去你令尊大人的庙里,你不是去看鬼神,看令尊大人嘛(众笑),那没关系,没关系,没有关系〈重复〉!那你随缘嘛!大家敬礼,你也敬礼,礼多人不怪,没有关系,没有关系(重复),没有妨碍,不要心里有芥蒂。

二十一、家人反对就不要参加合唱团

问:我很喜欢参加合唱团、学习安祥禅,但是我先生的家人却反对和阻挠,每次藉故才能出来,有时又觉得这样是否犯了「怕人知道的事不要做」这句话,心里不免矛盾。请问师父,我该怎么办?

答:在这种状况之下,你还是不要参加合唱团比较好,我讲实在的话。事有本末轻重,你为了参加合唱团,搞得家庭不和谐,那也不是我们团员所乐见,也不是我们大家〈团员〉所乐意见到的──看到有一个人带着满心无奈来唱歌,那个唱歌比哭还难过(众笑),这样还干扰别人。干扰就是念波干扰,你若修到有相当力量的时候,你就发现「你也会同化别人」。如果说我有些抱歉的话,那就是说有些人他不愿意接受安祥,但是你见到我,也没办法,你被我传染了,被我传染安祥了(强调)。

假如说你带着无奈、担心在此地唱歌,心里又担心回去的后果,那对你不好,对全体团员也不健康,这个影响不是好的影响。所以一个人修行要细致, 注意你存在的影响,一个人存在的意义跟作用,跟他影响力的大小恒成正比,不管好坏,他会影响别人的。

二十二、没有诚敬信〈不尊师重法〉,必定会大退转

问:请问师父,修行很好的人为什么还会退转?要如何修行,才能生生世世永不退转?恭请开示。

答:我在台南,他们叫我讲话,我第一次讲话就讲《禅、禅学与学禅》,我大体地说:「禅是佛的心,佛的心态就是禅,禅学就是一种学问。」学问是见仁见智,各人的水准不同,各人的气质不同,各人所学不同,各人的一切生活背景、遗传因子……种种不同,学问的内涵也不同。那么禅跟学问扯得上关系吗?也扯得上关系呀,它的表现的方式很多,但是最直截了当表现的,什么是禅?打你一棒,直截了当。各位有很多钻禅学公案、葛藤,钻了多少年钻不透,我都给你说破了,我说的话是别人不可以说的──「佛者,觉也」,他为什么打你一棒?打疼了,你有了知觉,那就是禅呀!但是它可贵的不是你知道疼,那你没事你天天感觉到疼,那是无病呻吟,没人打你你也疼,那麻烦大了。他是要告诉你保持一个纯知觉,只有知觉,没有内涵,而不是要你到深山野外不去接触现实的生活,而是像现在一样,用心若镜,你现在清清楚楚呀,我讲话你听见呀,这是什么呢?这是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谁记得它,你也记不得,现在你也不会太清楚我讲什么,这个是我们修行必要的。

要如何修行才能永不退转?所以刚才我讲的,在禅学会我第一次讲的,说禅、禅学与学禅,有三个字,我说你们必须做到「诚、敬、信」。诚是什么?是孔、孟的心法,是儒家独有的一个字,是中国的文化精神的核心。它是什么?我讲得太多,我不必重复了,但是有一句话可以诠释为什么诚很重要,那我说过,我说:「虚伪的因,必得幻灭的果。」你做什么事,你不是一棒一条痕、一掌一掴血,那个得不到真正的实效,得不到真实的受用,所以要「诚」。

第二个要敬,「敬」不是说见人很恭敬,不止,不是说不是,「敬」就是说敬事,做事很认真的,修行很认真,态度很认真;其次就是很谦虚,你若不敬,就是马马虎虎、请请裁裁(随随便便,闽南语),那你学不好。而你若不敬,你就是贡高我慢、自大,见了人都认为「我上ㄎㄧㄤ?」(我最行,闽南语),结果你一定是自我膨胀,自我膨胀那是会犯很多错误,因为错误与烦恼同在,你犯的错误跟你的烦恼恒成正比,你若想不烦恼,「上简单」(最简单,闽南语),你把错误改掉,你就不会烦恼了,一定是向自已内心求答案,你有了烦恼,怨天尤人,那个只会恶性循环,愈来愈坏〈闽南语〉。你若向自己求答案,说我为什么产生错误,我有那些东西会招来烦恼,那才能够彻底解决。所以如何不退转呢?主要的是不要「自我膨胀,不诚、不敬、不认真」,告诉你说不要太着相,告诉你说我们的智慧、我们的感情,只投于、只奉献责任义务里,跟我们责任义务无关的,我们不要去浪费生命力,不要去浪费精力,不要去「黑白想」〈胡思乱想,闽南语〉,我们只注意如何活着,过一个实际的人生,就是说我们要享受,我们也必须要付出,我们靠众生而活,我们不种地有饭吃,不开纺织厂有衣服穿,我们应该奉献我们自己的一己之力,这样活就对了。

退转就是说你不敬,你不尊重法,你不尊敬人——该尊敬的人你不尊敬,他就会退转了,他就会大大地退转。该信的你去怀疑〈编者按:这就是疑师疑法,疑师疑法的人必定退转〉。你找真理,找到真理以后,你偏要摧残真理、毁谤真理。吕洞宾,大家知道他是神仙,他可以点石成金,有一天,有一个年轻的修行人,很苦,吕洞宾就把石头点了一下,这块石头变成金子了,吕洞宾把这块金子──一大块的金子给了这个年轻人,这个人他不要,吕洞宾很高兴,见了黄金谁都爱,但是这个人不贪,这个人很难得,很难得〈重复〉,准备要收他做徒弟,但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他要问清楚为什么他不要呢?这个年轻人说:这个金子我看「没啥米」〈没什么,闽南语),我想要你把手指头给我(众笑)。

所以我为什么讲这个笑话呢?我们的“贪嗔痴”三毒呀,会使我们退转,而退转最彻底的就是说我们不敬,我们该敬的人我们不敬,该敬的法我们不认真,他就会退转了!菩萨有没有退转的?有呀!十地以下的菩萨都会退转,退转得最显著的就是他丧失了安祥,丧失了安祥最明显的就是他不再容光焕发,他不再有亲和力,但是他还有同化力。什么同化力呢?他会使见到他的人、接近他的人都会烦恼,他会把烦恼传染给别人,那是他改变了同化的质。

二十三、佛就是「觉」

问:曾记得师父常常说要明鉴因果,要重视因果,我们都活在因果律的法则中。那在达摩血脉论里面读到说:「佛者,亦名法身,亦名本心;此心无形相、无因果,无筋骨,犹如虚空。」弟子很愚昧,恭请 师父开示「是否佛就无因果?」

答:我讲「重视因果」,是对你讲的,不是对佛讲的。我绝对不会荒谬到见了佛说:你老人家要明鉴因果(众笑)。你若不重因果,你就得烦恼。佛是一切,本身没有什么因果。什么是上帝?上帝就是存在。什么是佛?佛就是一切觉,佛是生命的根源。佛本身没有什么因果的,因为他是一切,他是唯一的存在。所以说,佛一下生,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大家说这是什么道理?有个老和尚说:他是传话的人。他给谁传话?他给大宇宙传话。大宇宙为什么要传话?大宇宙不会讲话。因为我们的语言,我们的经验,我们的分别心,乃至于我们的理智,都是客观环境给我们的,如果他生下来就没有客观环境,是唯一的存在的话,他什么都没有,单一的心念,就是大觉。我们佛法告诉你「惟觉」,你看陈履安院长的师父叫惟觉,这个名字很好,惟觉就是佛呀,所以陈履安的师父就是佛呀!「惟觉」,佛就是觉呀,佛就是个「觉」。

佛就是因果,佛的本身就是一切,一样不少,一样不多,无欠无余,就是这个。我只能这样答复,再清楚一点的答复,我也不会讲了(闽南语)。

二十四、婚姻是终身大事,应该随缘

问:我对婚姻,兴致不高,有人来说亲,也会产生排斥的心理。请问要如何面对,才是正确的?

答:我认为你这个态度就是正确的,为什么是正确的呢?因为别人来说亲,那你的婚姻是终身大事,终身大事别人无权安排,你也不应该授权于人,说我把这个事交给你,你怎么安排拢好〈都好,闽南语〉,那也不对。你对婚姻没有兴趣,你是没有遇到有缘人。你若遇到有缘的人,你会为他而死;你是没有遇到真爱,遇到真爱,你还会为他牺牲,所以你等着吧!〈众笑〉

二十五、偏离安祥的原因就是明知故犯

问:就个人的体会与观察,能够接触并且感受到安祥禅的,是无上的大福报,又有许多大善知识的指导,可说是福德、善根、因缘具足,为什么成功的人很少?就如个人也是进二退三,打骂孩子老婆、顶撞长辈,偏离安祥甚多甚多。虽然有心向善改过,总觉得心力不足。恭请开示。

答:只有四个字的答案:明知故犯。

二十六、修行正法和宏法都很难

问:人类进化为什么这么慢?地球都已经是三、四十亿年了,人类有生命的形成也已经三十五亿年了,据说这个地球适合人类生存时间屈指可数,得到心灵救济的人只是少数,那大多数的众生何去何从?恭请开示。

答:这是众生的悲哀,众生的悲哀。众生都有你这么高的觉性,也就是说领悟力,我认为这个很可贵,地球马上会变质,因为大家都是浑浑噩噩、无明厚重,无明与生命同在,乃至于形成无明成为了生命的本质,那就很糟糕。

人想觉醒不容易,你看耶稣在的时候,给犹大洗脚,给他分饼,明明说今天晚上有个人会出卖我,结果不幸言中,犹大出去就把他出卖了。佛祖知道──知道什么呢?知道他的释迦族会毁灭,要毁灭的前多少年,就回国度七王子──把王族的七个王子〈按照接掌权位的顺序,有七个人够资格接管王位〉都渡了,包括他的儿子罗睺罗,都渡了。但是那个提婆达多害佛害了很多次,不止一次,对佛的手段比政治斗争都还卑鄙,还残忍。有一次,佛在说法,就有一个女的来了──提婆达多雇用了个女的,这个女的大概是个三八呀,不是很规矩的人,每天晚上故意地在佛住的门口出现,让大家去猜,说这个家伙那么晚到佛那里去,大概是佛不办好事,有女朋友。每天清早起来,她在佛那个地方出来。人家说:大概昨天晚上住在这里。这样经过一段时间,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到了有一天佛在说法,她去了,乱蹦乱跳,她说:你讲的仁义道德,但是你应该有责任感呀,那我们的孩子马上要面世了,你应该另有安排呀?你一个人托钵,吃饱了〈闽南语〉,那我们将来的孩子吃什么呢?乱蹦……,有些居士(居士都是大护法),很有社会地位,下命令要卫士把她抓起来。佛说:「不必!我们静静的参观就好,有好戏看。」跳着跳着,结果裤腰带跳断了,肚子变小了,为什么?里面有个脸盆,还有些棉花绑着,掉在地上了,大家就要办她,结果这个女的抱头鼠窜──逃掉了,别人要追回,佛说:「不必了,大家知道就好了。」

我为什么讲这一段呢?说人修行正法不是个很容易的事,弘法也不是说很容易;大家都苦口婆心,嘴巴说干了,叫人信,他也不会信的。耶稣能让死人复活,能让哑巴说话,那大家信他没有?没有!还是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最后他的徒弟彼德,耶稣预言说:「你有三次不认我。」不错,等到耶稣被害了,政府抓他,问他:「你是不是耶稣的徒弟?」「我不认识这个人」,问了三次他都不承认。

    圣人的智慧救不了愚昧的人,这个地球是会进化的,但是进化的形态跟我们想像的不同。人类是进化,人类进化的形态跟你主观的价值观念是相反的。不过,已经看到曙光了,哪些曙光呢?前些日子,二次大战沙特和卡谬写的存在主义,那是人类进化的曙光,我虽然在骂,但是那是一种曙光,那是敢想(一般人他不敢想)、敢讲(有些人他看透了不敢说)又敢做,但是他们俩位做得过火。做得过火了,就违背了淑世主义,所以他的人都不被人尊重,因为他的行为不具备受尊重的条件,所以他的主义也就没落了。人类将来会进化到什么程度呢?大致是那个方向。

    你说这可悲,没有什么可悲的,不要说很远,你们年轻人都看得到,下个世纪那些唐伯虎的画啦,什么米芾的字都不值钱了,在墙上挂个框框,跟纸一样厚薄,电子、雷射所构成的艺术图像,那比人高明多了。人类越进步,心灵越下沉。有个朋友问我,他说:「我们大陆要接受台湾经验,得有个重点呀!」我说:你若接受台湾经验的重点是「经济成长,价值真空」,经济成长率与犯罪率成正比,我一共列举了几条。我说:你应该接受这种经验,至于说别的经验的话,那不尽相同。我说:我们台湾以农业支持工业,以工业提升农业。这个原则是很容易的呀,但是环境不同;我们就了解,人没有办法依照你的模式去发展,人也没有办法依照上帝的标准去进展;人有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人的发展的途径是对的,你也影响不了的。到了下个世纪,你们就看得到人种处于混合,伦常淡薄,婚姻关系根本不算一回事,跟交个朋友一样,说下午我们绝交就绝交了。我不是说很远喔,几十年之内你们就看得到,那个没有办法。所以人人接受安祥是不可能的,那不可能的,释迦牟尼能渡几个人?没有渡几个人!耶稣能够救几个人?没有救几个人!

    
如果你回忆你的一生,生活当中有太多的压力,太多的无奈,你只要保持你现在的心态就够了,那些无奈和压力都会消失于无形。

    大家珍重!
 

 


版权所有: 安祥书院 anxi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