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导师法音
如来禅、祖师禅与安祥禅 法音~一九九一年七月十八日讲于北京中国佛学院


一、禅的范围与类别
二、宗门禅
〈一〉如来禅
〈二〉祖师禅

三、法的伦理非常重要
四、如来禅与祖师禅的差别
〈一〉定义改变:由「思维修」到「外不着相」
〈二〉既存在又超越
〈三〉既是宗教,又超越宗教
〈四〉作略:以有言显无言、以无言显有言

五、为什么要提倡安祥禅
〈一〉因应时代环境的变迁
〈二〉稀释祖师禅,以普及大众

六、安祥禅的修行方法
〈一〉求心安
〈二〉活在责任义务里
〈三〉时时自觉、念念自知、事事心安、秒秒安祥

七、安祥禅的戒律及时代使命
八、禅是最好的法门:生活的宗教
九、禅的基本架构:正见、正受
十、禅靠自力
十一、如何参透安祥禅
〈一〉了解生命的属性
〈二〉参究「不二法门」
〈三〉参究「在圣不增,在凡不减」的衣珠
〈四〉参究「一切事、一切理、一切众生的源头」

  今天能有这份胜缘,和各位谈谈安祥禅,感觉到无比的荣幸。

一、禅的范围与类别

在佛法方面,有很多宗派,唯独禅宗是中国独有,是纯中国的佛法。谈到禅,范围很广,首先我们讲全称的禅,也就是一般的禅,一般的禅有「教外禅」和「教内禅」。谈到「教外禅」,我们不敢说人家是外道,其实「外道」这个名词并不坏——「心外有法」就是「外道」。「教外禅」很多,现在的超觉静坐、瑜伽禅定、各种身印、道教的大小周天、……等,都通称为禅定。「教内」的共法,也是「教内」和「教外」共通的法,有最古老的四禅八定、九次第定、天台的大小止观禅定、密宗的金刚坐禅、金刚大手印的禅定,像这些也都属于禅的范围。至于说「教内禅」,除了止观、四禅八定和密宗的金刚坐禅以外,还有禅宗的禅。

二、宗门禅

禅宗的禅虽然是「教内」,但是它叫做「宗门禅」——禅宗独特的一种修持方法,以前的禅都是打坐。那么「宗门禅」是从什么地方来呢?各位都知道是从达摩大师来的,那时候印度的佛教已经开始凋零,具备佛教根器的人已经不多,于是他想找一个肥沃的文化土壤,来把菩提种子移植,他发现震旦〈中国〉有大乘气象。来了以后,他想找人把这个法传出去,找不到,于是他老人家在少林寺面壁九年。他来的目的不是来打坐的,印度有很多高山、平原,他可以打坐啊,为什么要来中国呢?他是来找人、来传法的。等了九年,等到二祖慧可大师,把法传了,达摩大师就走了。

 〈一〉如来禅

从达摩大师一直到五祖都是宗门禅,但是它叫「如来清净禅」。「如来清净禅」是很简单,但是很难体会,你不到「如来」,就没有「清净禅」。什么叫做「如来」?「如来」是佛吗?不然!不限于「如来即佛」这个意义。「如来清净禅」就是把你心的状态恢复到「如其本来」,也只有把心恢复到「如其本来」,才叫「如来」,才叫「佛」,才是真正的佛。

各位知道,不管你是研究哲学,还是研究世间法、各种法门,它都是说「真实的一定是原本的」,因为真理只能发现不能创造。谁能创造一个真理?它只是发现「原本如此」,这就是真理。真实的都是原本的,你能够把心恢复到「如其本来」,就是「还得本心」,你就恢复了「真心」。经上很多地方说到「真心」、「真如」、「如如」,这些都是讲「真心」,乃至讲到「摩诃般若」,也是讲「真心」。什么叫摩诃般若?大智慧。为什么不翻译成大智慧?因为它的含意不仅仅只是大智慧。如果翻译成大智慧,那好像比「小聪明」略胜一筹而已。实际上,若讲「摩诃般若」是大智慧,是说「摩诃般若」是一切智慧的根源;若没有它,世法、佛法、一切法都不能建立,所以叫做「大智慧」。「大智慧」就是根尘相对以前〈六根对六尘以前〉原本的心态,所以叫做「本心」。「如来清净禅」的要领就是要你先把心恢复到「父母未生前」的心态。「父母未生前」,这个太玄了,父母已生后,你也没有接触六尘,接触也没有关系,你把它扫掉,然后就自然进入「如来清净禅」。

如来——如其本来,「如其本来」就是没有六尘、没有想念、没有想念的素材,那我们的心就是菩提自性。菩提就是「觉」,自性就是生命的属性。有些人认为见性很难,其实见性不难;性者,生命的属性也;水的属性是湿的,不管是液体、固体、气体,氢二氧不变,湿性不变;火的属性是热的,所有的火都是急遽氧化,不管它是二百度、划根火柴或者是一万度以上太阳表面的温度,它都是热的,不热不能叫火。那我们生命的属性是什么呢?各位一参,答案就出来了,很简单!从初祖达摩一直到五祖都是「如来清净禅」,它主要的依据就是楞伽经。等到你进入了「如来清净禅」,你也不必把楞伽经的每段经文拿来引证,只要一句话:「如来自觉圣智」。这个「圣智」是什么「圣智」呢?就是「自觉」。古人对这句话有个比喻:「如珠吐光,还照珠体」,就是自己照亮了自己的生命。以自己生命的光辉照亮自己,就是「如来清净禅」,也不守窍,只调和心,然后如如不动,这是宗门禅的前半部。

 〈二〉祖师禅

到了六祖以后,禅定两个字的定义改变了。原来讲禅定叫做「清净修」,也叫「思惟修」,坐在那个地方不是参瞌睡,也不是打盹,而是在思惟,思惟宇宙、人生的真实。到了六祖以后,他不思惟了,他说「外不着相为禅、内心不乱为定」,禅定的定义就改变了,而过去的如来清净禅是坚持要打坐的。六祖以下有很多宗派,虽然也有坚持要打坐的,像石霜,大家叫他「枯木桩」,他有一句口号叫做「只管打坐」,但是大多数南宗的正统都是不讲打坐的。

我们知道,现在除了日本还有少数的曹洞宗以外,大概天下的禅宗都是临济宗了。而临济宗的老祖师就是南岳,而南岳的弟子就是马祖。南岳接引马祖的时候,马祖正在打坐,南岳看这个人根器很好,气宇不凡,可以成为佛法的大器,就想接引他,但马祖只管打坐不理人。南岳却有个善巧方便,就拿块砖头在旁边磨,拼命地磨,吵得马祖坐不住,问:「老法师,你磨砖头干什么?」「我磨个镜子。」「砖头怎么能磨成镜子呢?」南岳问:「你打坐干什么?」「我想成佛!」「我的砖头若磨不出镜子来,你打坐也不可能成佛。」「为什么?」「我请问你,比方说牛拉车,车若是不走,你是打牛才对?还是打车才对?」「当然是打牛啦!」「你现在却明明在打车。」于是马祖恍然大悟,就追随南岳大师学禅宗了。

马祖座下有很多人才,有个百丈禅师,百丈禅师收了一个弟子叫黄檗禅师,这个人很了不起。当时黄檗大师座下就有一个临济义玄禅师,这个人很忠厚、很老实、很本分,平常不提问题,只是随众上殿、禅坐,但是他就是不提问题。南院首座睦州看出临济的秉赋好,禀赋好并不是说这个人小聪明很多,是大智若愚,很忠厚、很真实。首座问:「你来了多久?」「三年。」「你为什么不向老和尚提问题?」「我不晓得问什么好?」「你为什么不问什么是佛法的的大意?〈即佛法最真实、最正确的内涵是什么?〉」临济就去问黄檗:「师父啊!……」,话还没说完,黄檗老和尚拿起棍子揍了他一顿,打得他莫名其妙,就跑出来了。

第二次南院首座又劝他:「你再去问呀!」又挨了一顿揍。一直问到第三次,连挨了三顿揍。「佛法的的大意」这个问题引来三顿揍,不但临济挨打,被打得莫名其妙,我们也不懂是什么意思。他问个问题,你不答他就算了,他也没犯错,还打他干什么呢?其实临济若不挨这三顿棒,就没有以后的临济宗了。禅宗原来有五家七宗,到现在只剩下临济宗了;曹洞宗很少了,曹洞宗在日本还有,在中国内地恐怕是没有了。

临济挨了三顿揍以后,决心要走,因缘不契啊!南院首座说:「你要走的话,大丈夫来得光明、去得光明,你不能开小差,偷偷地溜走了,你要向老和尚辞行啊!」

在临济见黄檗以前,南院首座先找黄檗沟通:「临济这个人虽然是个后生,但是根器很好,将来会成为一棵大树,为天下人遮荫,请您老人家好好引导他。」

临济去向黄檗辞行,说:「报告师父,我在这里因缘不契,要到别处学法了。」黄檗说:「你要到哪里去呀?」「我还没有一定!」「你不要到别的地方去,只要到高安滩去找大愚,就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了。」

临济就去了,到了高安滩,大愚问:「你从那里来?」「我从黄檗来。」「黄檗是天下闻名的大善知识,你不在他那儿好好地学,跑到我这边干什么呢?」「我因缘不契。」「为什么因缘不契?」临济就把经过情形讲出来,说:「我犯了什么错,我自己都不知道。」大愚跟他讲:「你啊!你师父为了让你开悟,累得要死,你还问你犯了什么错?你还问你师父打你对不对?」

临济一听明白了,恍然大悟,他悟了什么呢?他就把大愚的手抬起来,在最敏感的胳肢窝捅了三下。大愚说:「这没我的事,你的老师是黄檗。」

临济在大愚的胳肢窝捅三下,他的意思就是「请求大愚禅师给他印证,给他印可」,但大愚推掉了,不捡现成;大愚是给他印可了,但是不接受这个徒弟,不捡便宜。

临济又回去了,回去了以后看到黄檗,黄檗说:「你这个家伙来来去去,什么时候才算了结啊?还有完没完呢?」「只因为您老婆心切,太慈悲、太疼我了,所以我又回来了。」「谁告诉你的?」「大愚禅师!」「下次我看到这个老小子,要好好揍他一顿!」临济说:「何必下一次呢?现在就揍。」临济便把他师父揍了一顿。黄檗发脾气说:「你这个家伙!敢拽老虎尾巴!」

临济原来很拘谨,连话都不肯说,等到开悟了以后,悟到「原来如此」,连他师父都敢揍,这显示什么呢?他师父说:「要揍大愚」,临济说:「我现在就揍他〈大愚〉」,结果拳头打到他师父身上;他当然不是打得很重,只是意思一下,这显示了「自他不二」的现量。各位,临济到底悟了个什么东西呢?

我们看五灯会元、指月录,有很多人悟的跟临济一样。譬如那个俱胝和尚,有一天,一个尼姑到他那儿借宿。尼姑说:「你若说得对,我就住在你这里;你若说得不对,我就走了。」尼姑问:「什么是佛?」俱胝和尚不晓得说什么好,他干脆就不说。他想留住这个尼姑,说:「不用说了,天晚了,你就住这儿吧!」尼姑说:「你叫我住,我倒不敢住呢!因为你没说,怎么可以『不用说』呢?」尼姑说完,就走了。结果还是留不住。

俱胝和尚很难过,他想:「我出家办道,结茅庵在这里清修,连个尼姑我都没办法对付她,我还修什么呢?我要去行脚、要去参访,我真的还没有到达不疑之地。」半夜里山神就给他托梦,说:「你不要行脚啦,明天就有一个天龙和尚要经过你这个地方,你把这个情形跟他讲,你的问题他会帮你解决的。」

第二天,天龙和尚果然来了,俱胝和尚就跟他讲这件事,讲完了以后,天龙说:「你问我!」俱胝就问:「你若说得对,我就住……」,天龙和尚竖了一根指头,不开口。只竖了一根指头,俱胝和尚就大彻大悟,这就是「天龙一指禅」。这是什么意思呢?大家一定是说:「向上嘛!上面不是有个空吗?」若是那样的话,那就不是禅了。若是那样说,不学禅,我也会,不是这个意思。「以想心取之,是颠倒见」,在这里头「琢磨」,是这个意思,天下的聪明人都上了当。禅是专坑聪明人的,聪明人看见「什么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庭前柏树子」这玩意儿什么意思啊?这是超逻辑的,逻辑都解不开,它外面好像是个秤锤一样,外面是铁,他不相信,里面一定有玄机、有奥妙,一定要把它锯开来看看,锯坏了好几支锯子,把秤锤锯开了,发现里面还是铁,这叫做「锯解秤锤」。因为它的外举就是内涵,它不会是表里不一,禅是「不二法门」,它怎么可能表里不一呢?这个俱胝和尚出了名了,一根手指头,远近闻名,不管谁来问佛法,俱胝和尚一概不开口,只竖一指。

俱胝和尚有个徒弟,一个十多岁的小和尚〈沙弥〉,他看到这个佛法太简单了,他就跟别人讲:「我也会佛法,你们不一定要找老和尚,老和尚忙得很,你们问我!」别人说:「什么是佛?」他便竖一指,嗯!他也会了!「竖指头」谁不会?别人就跟老和尚讲,说:「你的徒弟现在也会佛法,我们去参访他,他跟你的法门一样,不二法门,照样竖一指」。俱胝和尚一听,眉头一皱,毒计就上来了,俱胝和尚的袖子很大,拿了一把很快的剪刀藏在袖子里。〈我们现在保留中国文化最直接的就是各位法师,所有的衣服和袖子都是汉服,袖子都是长的,到了唐朝袖子短一点。所以我们今天要找唐朝文化就到日本去看,找宋朝文化到韩国去看,找汉朝的文化则到庙里去看。〉问小和尚:「别人说你会佛法,对不对?」「对!」「什么是佛法?」小和尚便竖一指,老和尚迅速现出剪刀,卡嚓!把他竖起的指头剪掉了。小和尚又疼又叫,老和尚说:「你不用叫,我帮你擦药。」擦了药,又问他:「什么是佛法?」这小和尚又竖那一指,一看,指头没有了,小和尚也悟了,悟了多少,这个不敢讲。如果说是悟得很圆满,这个不然,我感觉「不然」。悟得最圆满的是临济,那是感同身受,不只是感同身受,简直就是「身受」!黄檗老和尚三顿棒,棒棒没有打到别处去。因此临济悟得很有力量,所以临济宗的子孙绵延,佛法跟「源头」有直接的关系。

三、法的伦理非常重要

从六祖以后一直到现在,能够真正接受、继承禅宗的就是临济宗,临济宗非常伟大。所以就师徒关系而言,徒弟对师父一定要非常孝顺,如同曹洞宗说的「臣奉于君,子顺于父,不顺非孝,不奉非辅。」徒弟对师父要像自己的父亲一样,法的伦理很重要。南岳为什么子孙绵延?他开悟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年,还自告奋勇当六祖的侍者,当侍者是很辛苦的,洗澡、洗衣服、端饭、倒尿盆……,什么事情都要做。他已经开悟了,还给六祖当了十五年的侍者,因此他「其养也深厚,其流也长远」,他若没这份孝心,说不定就没有现在的大法运。所以不学法则已,学法要重视法的伦理,师徒如父子,这份真情不能少,少了这份真情,就不相应。

四、如来禅与祖师禅的差别

〈一〉定义改变:由「思维修」到「外不着相」

由如来禅到祖师禅有什么差别呢?第一个是定义改变了,不再是「思惟修」,不再是「静虑」,而是「外不着相」。心像镜子一样,外面的东西来了,「胡来胡现,汉来汉现」,用现在的话来讲,中国人来了现中国人,洋鬼子来了现洋鬼子,就是这么做;但是人走了以后,它不会留影,它不是照相的底片,绝不留影为念,这就是金刚经讲的「无住生心」。

〈二〉既存在又超越

而且详细分起来,祖师禅有些独特的风格,它独特的风格是什么呢?那就是「既存在又超越,既现实又超现实,表现在文学和艺术方面是既具象又抽象。」我们为什么说禅是中国的国宝?因为没有禅,就没有中国艺术的特色。有了禅,中国人一笔画一个达摩,又像达摩又不像达摩;中国的禅画,写的是山水又不像山水,还要找不到这样的山水,所以它既具象又抽象。现在世界流行抽象画,创造抽象画的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是禅宗。

〈三〉既是宗教,又超越宗教

禅的宗教,既是宗教,又超越宗教。所有的教派当中,只有禅宗最反迷信、最不迷信了,因为禅宗表现了中国人独特的骨气。

你想一想,哪一个信徒敢去侮辱自己的教祖呢?

有个丹霞天然禅师到处行脚,天晚了,找个庙来借宿。庙里的知客就跟他说:「我们现在客、寮房都已经客满。你若能够前进,再走二十里路,有地方住。你若不肯前进,那我们这个地方只有大殿,你就在大殿里坐禅。」天然说:「好吧!那我到大殿。」这个知客就把大殿打开了,给他铺个很厚的垫子坐禅,到了半夜天气很冷,丹霞就拿几个佛像用戒刀劈开,点着了来烤火。烤了一夜的火,把佛像劈得差不多了。第二天,人家一打开大殿,一看佛像被他烧掉了,大怒:「你烧我的佛干什么?」「我烧取舍利!」「这个木头佛有什么舍利呀?」「既没有舍利,就没用,不是真佛,再拿几个来烧。」这是丹霞天然禅师破除迷信、破除偶像崇拜的懿行。

最古老的、典型的禅堂还流传着一句话说:「念佛一声,挑水三担。」说你念一声佛,把我的禅堂念脏了。

云门宗的开山祖师文偃禅师,别人问他:「经上说释迦牟尼佛降生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围走了七步,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这是什么意思呀?」他说:「这个没有意思。当时幸亏我不在,我若在的话,一棍子打死喂狗吃!」你们想一想,他到底是不是佛弟子啊?有人就对这个问题讨论不休,甚至有个人去问另一位大禅师说:「云门是不是佛弟子?」「是!」「他为什么说要把佛一棒打死喂狗吃?」他说:「云门真会报佛恩啊!」因为禅宗有一句话:「养儿不及父,家门一世衰。」这是说儿子没有父亲能干,一家门就不能想像了,要衰败了。云门的意思是什么?他的这句话就是佛说「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注脚,我连「唯我独尊」的人都打死了喂狗,那「我」不是更「独尊」了吗?这句话佛听了,会高兴。你当个磕头虫,佛不一定高兴。所以古来这种「反偶像、靠自力」,是禅宗独特的风格,也就是特色。

〈四〉 接引手段:以有言显无言、以无言显有言

禅宗表现在作略上,也就是接引的手段上,有的时候以无言显有言,譬如「什么是佛法?」「竖一指」;「什么是祖师西来意?」「打一棒」,这是「德山棒」;还有「临济喝」,有人向临济问法,话还没说完,临济大吼一声。有的时候以无言显有言,譬如「什么是佛?」「撑拳,不讲话」;有的时候以有言显无言,譬如「什么是佛?」「麻三斤!」,「麻三斤」跟佛有什么关联?他说了,你不用去找道理,那个没有用。有的时候一「喝」是赏你、奖励你,有的时候一「喝」是罚你,有的时候一「喝」是没道理,一喝不作一喝用,禅宗的作略鬼神难测。

禅宗的特色表现在文学上、在艺术上,常常「以有言显无言」,也就是说它有言外之意,也就是意犹未尽。例如苏东坡的诗:「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未消,到得还来无别事,庐山烟雨浙江潮。」这也是以有言显无言,他是说了,但是意境没有说,要你自己去参。禅宗可以启发我们的性灵,它的确可以让「做自觉」的人自悟,如果是「听说的」,那叫「知识」。

五、为什么要提倡安祥禅

我讲了如来禅,也讲了祖师禅,那么「什么叫安祥禅?」「为什么要说安祥禅?」过去讲到禅宗,第一个,五祖的如来禅讲「观心」,作「日轮观」、「月轮观」;第二个,六祖的祖师禅讲「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不拘形象,不出不入,常在禅定。我为什么还要提出安祥禅?

(一)因应时代环境的变迁

古人,像虚云老和尚参话头,参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沏茶不小心把开水倒到手上,杯子落地,大彻大悟。由「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由「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到开悟有一段时间,最快也要两、三个月,慢的话一年、两年不等。

我们人的心是有好几个心,第一种是二元的心,一般人的心是二元的心,想到一个「好」,就有一个「坏」的概念产生了;说到一个「无」,就联想到「有」了,我们离不开二元。我们活在二元里面是很苦的,因为二元的本身就是一种矛盾,矛盾就是不调和,不调和,你的心就不安,所以是很苦的。第二种心是独头意识。第三种心是客观意识:绝对无我的,这个无我就是真我。很多人把独头意识当成真我,那是错的。

参禅参到独头意识,独头意识就叫「疑团」〈疑成一团〉,然后你把疑团粉碎,就是粉碎虚空啊!然后客观意识出现了。所谓的客观意识就是无我意识,绝对的客观,一切众生都是自己——「山河及大地,全现法王身」。如果你不打破疑团,不达到客观意识,就没有到家,这是可以用心理学分析的。

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社会结构走向工业社会,因为经济条件改变了,生活条件也改变;生活条件改变了,生活型态也改变;生活型态改变了,人际关系也改变……,这一切都改变了以后,再用过去的方法,很难!要想成佛,必先修行,各位法师能在佛学院修行、学习,这是大福报。一般人是办不到的,因为他「要获得必先付出,想收获必先耕耘」,一般人不可能有时间、不做别的事专门修行。过去是个农业社会,你「见山不是山」,山不会来压你;你「见水不是水」,水也不会来淹你;但在今天你若「见汽车不是汽车」,碰上了,那不是你倒楣、就是他倒楣;他倒楣——碰死你,你倒楣——撞坏了汽车,但是这个机会很少。

所以,参话头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因为参话头只是一个方便,只是方便之一,而不是全部。我们看禅宗几个大善知识,例如六祖几个大弟子都不参话头,也都大彻大悟。

(二)稀释祖师禅,以普及大众

第二个,我们用禅的作略,古人说:「我若一向举扬宗乘,法堂前草深三尺。」这是说我若一向用禅宗的风格来跟你说话、说法,没人来了。譬如「什么是佛法?」他就打你一耳光。这一耳光打得很慈悲,为什么说这法师很慈悲?因为临济就是挨打开悟的。我打你一耳光,就是要让你悟嘛!但是我打了你一耳光,我是慈悲,你却可能去告我伤害——把下巴都打肿了。所以古时候的作略,现在也不能用。

我现在提出安祥禅,就是把祖师禅加以稀释,掺点儿水进去,不要它太浓,浓得让人无法接受,但是法的本质是丝毫没有改变的。为什么我要讲安祥禅?我要把部分法的内涵变成外举。各位知道:「修行离开正受,就没有真实的受用」,没有真实的受用,古人说这叫「干慧」。犹如脱水青菜,是青菜,脱过水的,没有青菜的味道了;在台湾卖脱水香蕉的很多,都变成香蕉干了,没人买,为什么?因为没有香蕉的香味。所以我今天为了要使现代人能接受禅,就必须把祖师禅加以稀释,使它能适应今天、适应大众,所以才提倡安祥禅。

六、安祥禅的修行方法

而安祥禅主要的要求就是「求心安」,求心安无愧,叫人做每一件事都心安无愧。

第二个,要求人活在责任义务里。各位法师的责任义务是弘法度生——净佛国土,成熟众生。而每个人结了婚就要养家;有父母,孝顺父母;有孩子,照顾孩子,这是基本的责任义务,也是禅的传统。如百丈大师的百丈清规:「一日不做,一日不食」,安祥禅提倡勤劳。

第三个,我们安祥禅要求做到四句话——「时时自觉、念念自知、事事心安、秒秒安祥。」

〈1〉「时时自觉」:要经常保持自觉,人若不自觉,不觉着自己,人就会迷失。不管讲有我或无我,这只是个戏论,这不是个问题。很多人在哲学上讲无我,无我就是大我,大我和小我是不冲突的。有没有个别的自我?我肯定地答:「有」。若没有个别的自我,谁往生?谁下地狱?谁受罪?谁解脱?但是无论如何,你一定要保持自觉,要安分守己——守着真正的自己。守着真正的自己之前,先要认识真正的自己;真正的自己是原本的自己,原本的自己是「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的自己;然后你要守住它,不要忘掉它。忘掉它,它就被六尘、五阴给遮住,你就会在六尘、五阴当中迷失,你就会忘了自己。人最恐怖的就是忘了自己,不要说修行忘了自己不会成功,做人忘了自己是老几?忘了自己吃几碗饭、到时穷打嗝,那也是很危险的,所以人要记得自己。能够记得自己,就会安于本分,是张得功就做张得功的事,是李得胜就做李得胜的事。所以要时时自觉,自己觉着自己。

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思」是心的第二次派生物,不是原本的心了;原本的心是不会「思」的,应该要说「我觉故我在」,这是很真实的。所以我们学安祥禅,第一要「时时自觉」,不要「觉他」——觉到外面去,譬如看到车子、山水……等等,不要觉得很好就被它吸住了。大家还记得马祖跟百丈的故事吗?马祖带着百丈散步,前面有群野鸭子飞过去。马祖问:「是什么?」「野鸭子!」「那里去了?」「飞过去了!」马祖拼命捏着百丈的鼻子,捏得他直叫。马祖说:「你再说飞过去了?」,意思是说你不要注意外边,注意这里(指自己),眼观鼻,鼻观心,你不要跟着野鸭子跑,不要被外界的事物牵着鼻子走,不要因为外界存在的虚幻假象而迷失了自己。所以古德有的作略是非常亲切、明白的,只要你是真修行,看了,真受用!所以「时时自觉」是我们学安祥禅要做到的第一句话。

〈2〉「念念自知」:第二句话就是「念念自知。」自己想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很可悲的,那叫「无明」,就是坠入阴境、坠入想阴。五阴——色、受、想、行、识之中,想阴是最麻烦的。

我讲安祥之美,举了好几个例子说:你能保持安祥,男士们就越来越潇洒,若是女士们,用不到化妆品,人越来越漂亮。为什么呢?因为人的肉体永远受到心灵的支配。我举了很多例子,在这地方我再重复一遍,你可以想一想你的朋友、亲戚、老师、同学,哪些人有鼻窦炎?鼻子有毛病的人一定是逞强好胜、想赢怕输、好出锋头、处处逞强,像这样的人都有鼻窦炎;我也说到什么人会得肝病,又说女人话多,白带就多……等等。

我为什么讲这些,这跟佛法有什么关系?因为「心物不二」,你有什么心,就会得什么病。是什么人,就会生什么病!所以我们要「时时自觉、念念自知」。有的时候我们有错误的想念,若不拉回来、不改正,这个想念就会造成疾病,很多病是想出来的。你每个念头的动态自己都能掌握,这样才能修道。

有很多人想念太多,而且专门往坏处想:「这件事若糟……」、「我的小孩那么小,上学会不会被汽车撞上?」果然撞上了!为什么?天天祷告嘛!有人本来很潇洒英俊,因为想多了,就面有菜色,使生命的光彩都褪失了。「喜悦是生命的阳光」,你高高兴兴的,就好像一个公园上面有蓝天白云、有阳光普照;「安祥是幸福的泉源」,你若能够保持安祥的心态,那你永远拥有幸福,而且你的人生非常通畅,伤心的事、倒楣的事轮不到你,那是别人的事,而你呢?提升了你的亲和力,过去别人对你有陌生感、警戒心,你能保持一个安祥的心态,别人对你就没有戒心、敌意。所以你也不缺少安全感,因为你这个人可以信赖。所以说:「喜悦是生命的阳光,安祥是幸福的泉源。」。

禅是具有力量的,禅可以表现的两大力量,是亲和力与同化力,是永恒不变的:

第一、亲和力:若是真正学禅的人,就有亲和力,群众自然会站在你的周围,你自然就能成为核心。什么叫核心?一定要有外围,没有外围,不能叫核心。有很多人乱用名词,说某人是核心干部,其实这个人走到那里,都是孤立的,那算什么核心?真的核心是走到那里,都有一群人围着他,感觉和他在一起很舒畅、很亲切。所以,你若真实学禅,就会产生两种力量,一个是亲和力,久而久之,你就变成人群的核心了。 

第二、同化力:什么叫做「同化力」呢?你可以用你的心去同化别人,使别人的心变成你的心。有很多人跟我讲:「李老师,你讲的话是实在的,我经过实验,的确如此。我认真修行以后,家庭比较调和,两口子不再吵架了,小孩也变乖了。」我说:「这是理所当然,你的心有同化力,全家人都是一样的心,怎么会有矛盾呢?自然就没有矛盾了。」

所以我们要「念念自知」,一念不知,就会跟着念头走。我有一个老朋友,他每天早上到公园散步一个小时,我就问他:「你在公园散步的时候,都想些什么呀?」他说:「我什么都不想,我就是光走路。」我说:「你爱说笑!人不可能把念头截止的,念头不可能停止。」念头,你能煞车吗?你不能煞车。

但是禅是讲求「现量」,不是讲求「比量」,它是重视「证量」。我们各位平常想让念头停止,是一件很难的事。现在,如果我不说,你也不听(停数秒),你找找看有没有念头?我可以用四个字形容:「似镜常明」,像个镜子一样,非常光明;也没有参瞌睡,也没有喝酒,感觉有一点飘飘然,但是绝对找不到念头。在座的各位,谁能找到念头?举个手。你现在就是「无念」,你要知道「不二法门」就是这样——「有念即无念,有相即无相,烦恼即菩提。」烦恼是很难过呀,而菩提是一个觉醒呀,为什么烦恼即菩提呢?当你烦恼的时候,证明你有觉性;若是死人,会烦恼吗?他不会烦恼。由烦恼可以显示菩提自性的显露,你若没有觉性,你也不会感觉烦恼,所以第二句就是「念念自知」。

修行人最怕的是「自己想什么,自己都不知道」,最怕没有事乱想。八正道的「正念〈正思惟〉」,鼓励人去想。我们每个人一辈子的脑力开发不到百分之三十,就是由于我们想得少。如果我们「想」得正确,不但不影响健康,而且会长寿。你看那些大哲学家、大学者、大科学家、高僧都是那么健康、高寿,像佛协的赵老菩萨赵朴初,八十几岁了,看起来像五十多岁的人,头发染一染,我都敢喊他「老弟」。纵然他真的是五十岁,但我还是要尊称他「先生」,因为他的学问、道德修养是第一流的,不作第二人想。

刚刚我在前面说:「想」会落入「想阴」,现在又说:「想」可以长寿,是否太矛盾呢?究竟那一个才对?如果「想」和自己的生活、工作、责任、义务、国家前途、社会大众的福祉无关的,你偏要去想,而且以「想」为享受,就是「妄想」;「想什么」自己都不清楚,那个就是「想阴」。如果我们有目标、有步骤、把握一个要领去想,而且一定要求自己得到结论,这样的「想」叫正念、正思惟。正思惟对我们有用,妄想对我们有害。

我们的佛祖释迦牟尼佛,他老人家最早先追随外道六师学法,学了以后都不满意。然后学禅定,日中一食,营养不良,当时正是壮年,身体很糟,有个牧羊女施舍他一些羊奶,喝了羊奶,然后在尼连河洗个澡,用吉祥草铺坐在菩提树下说:「我若不开悟,我就坐在这里不起来!」但是他老人家终于开悟了,由初夜到中夜就开悟了,悟了什么?如何悟呢?他就是用他的思惟力去探讨,由现象发掘所有现象的实质,悟出了宇宙的真实。宇宙的真实是什么?第一个是生命的真相,第二个是生命的流程——无明缘行、行缘有……,这种流程就是轮回的过程、因素。你若想不轮回,就要把这些因素抽掉。然后悟出「万法缘生」,就是说一切存在的事物都是条件的组合,没有单一存在的;从浩翰的太空星海,到地球上的一粒沙、一片叶,都不是单一存在的,都是组织的现象。

「缘生」用现在的词汇就叫「组织」。我们讲「缘生」,对有些不常接触佛学的人还很陌生,我们就讲「组织」好了。宇宙的一切存在都是组织现象,除了组织,没有单一存在的,单一就代表不存在。我可以举个例子,原子是物质的最小单位,当你把质子、电子、中子分离以后,什么都没有。我们不妨在这个地方下个界说:「组织」是「万有唯一的原因」,离开了组织,什么都没有;是「创造唯一的手段」,你创造什么都靠组织。你看!作曲家用几个简单的音符,就谱出了不朽的乐章;美术家用几个简单的线条,勾出了绚丽的画面;自然科学家拿三个中子打进铀二三五,变成铀二三八,产生了核子的连锁反应。你改变了组织,就改变了形态与性能。这跟佛法有什么关系呢?因为这是佛所认识的。所有很伟大的如成唯识论、作中观,都很伟大,但那是佛学上的。我们要做个佛祖的孝子贤孙,使佛法不走样子,一定要记得「万法缘生」。

因为有「缘生」,「空」义才能成立。例如花瓶,把花瓶归还泥土,把花归回树上,什么都没有;又如房子,把木头、水泥、砖瓦拿掉,人工的因素抽掉,分得不能再分,找到最后,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一丝毫的房子存在。因为「缘生」,就有了运动,万生万物都在动,因为动,所以「诸行无常」。一切「变动不居」,透过成、住、坏、空四个过程,条件分离,形体不在了,所以「诸法无我」。当初佛所悟的就是这么简单。

以后有学问的人,文章作得愈多愈深奥,道理愈来愈晦涩,最后只有他一个人懂,这不叫弘法,而是把法封闭起来,这是毁法、谤法。我们看看小乘经典,就知道「当初佛所悟的就是这么简单」。谁若是在佛教里分成大、小乘,我感觉他很愚昧;说「阿罗汉悟的是不够」,这个也是很愚昧,因为佛最初也是阿罗汉。大乘,不错,它是佛学的一部分。菩萨造论,佛祖说经,造论就是把佛说的经〈佛法〉做个延伸,延伸的结果就产生了佛的学问。这个学问如果脱离了实践,佛法不能在血肉的现实生活里生根,这个是虚无主义,对人的生、死、苦、乐,丝毫不能解决。所以我要把它〈佛法〉稀释,但是我一寸一分一毫也不脱离正法;我把祖师禅加以稀释,把别人不能接受的收起来,把别人能接受的拿出来,如此而已。

〈3〉「事事心安」:我讲了修行的四句话,第一是「时时自觉」,第二是「念念自知」后,第三句话就是「事事心安」。每件事做得心安无愧,不要做了这件事以后,心里犯嘀咕,晚上睡不着觉,又担心这件事发作了麻烦大,影响食欲,破坏健康,损失惨极了。我们每件事做得心安无愧,可以对人、对天、对佛,可以做子女的榜样,可以无忝父母所生。为什么这么严格?佛法是很严厉的,因为佛法讲因果,因果绝不是迷信。你若不相信,你反省一下,我们用佛讲的因果法则来说两句话──

「烦恼与错误同在」:当你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或者看错了问题〈问题不是这样,你看了,认为是这样〉,都会有烦恼,都会不洒脱、不自在。

「毁灭与罪恶同步」:当一个人在走向罪恶的时候,他就是在走向毁灭。

我再说得浅显一点:「错误是烦恼的原因,毁灭是罪恶的结果。」所以我们要学禅、学正法,必须能做到「事事心安」。每件事做得心安无愧,可以对天地。我们若不肯做好人,不肯做正人君子,学佛法绝不会成功。各位都知道,佛有十个名号,当中有一个叫「丈夫」,「丈夫」不但是说他诸根具足,是个标准的男子汉,而且主要的在说明他「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这才是大丈夫。若不是大丈夫,不是顶天立地,不能对天地、鬼神而无愧,绝不能成佛。人既然想要摆脱烦恼,就不要制造烦恼的因——错误,你想要摆脱烦恼,你首先要摆脱错误,使错误降到零,烦恼就没有了。所以我的第三句话是「事事心安」,每件事都做得心安无愧,恰到好处,没有伤害到别人。

〈4〉「秒秒安祥」:第四句话就是「秒秒安祥」,每一秒钟都很安祥。我若是光说空话,那我非常对不起各位。在工业社会,时间就是金钱,因为柏克莱说:「时间就是生命」,我不能浪费各位的时间。什么叫做「安祥」?我告诉各位,现在各位心灵的感受就是安祥,这就是「安祥」〈再强调一次〉。因为,我讲话你可以听,我不讲话时,你「一念不生全体现」。我若是夸张,我没有离开座位之前,各位都可以骂我;我若不是夸张,我讲这个话,You can feel 〈现在你能感觉得到〉。你的感觉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你不能骂我;你若骂我,我很冤枉。

能做到这四句话——「时时自觉、念念自知、事事心安、秒秒安祥」,你很快就掌握了幸福。幸福是坏事都不会发生,你连感冒都不会感冒,你百病不生,家庭调和,事业通畅,主管〈领导〉不会找你麻烦。我讲的话都是可以现证的,不能现证,我光讲这个空话,有什么用?

七、安祥禅的戒律及时代使命

安祥禅就是禅的稀释,就是正法的推行,而且它的产生是根据时代的需要。我们大家没有时间参话头,没有时间坐禅。由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以后,空气的污染特别严重,声音的污染也很严重,到处都是噪音,你若在禅定的时候,突然传来怪声音,你会走火入魔,所以打坐很危险;不是说我们懒惰,是找不到适合打坐的环境。睡觉还比较安全,起码还保持正常。而且今天是工业社会,禁忌太多,限制太多,没有办法。因此过去的修行方法再也不适宜现今去做。

有人问我:「安祥禅有没有戒条?如基本五戒?」我说:「一戒都没有!」我们学禅的人是上上根器、第一流的人。孔夫子不会对七十二贤人说:「你们不要偷人家东西喔!」孔子不会讲这个话,空话嘛!因为七十二贤人都是最好的人,怎么会偷人家东西呢?那孔子的教育不是失败了吗?所以孔子不会这么讲,那我也用不着跟学禅的朋友说:「你们不要做坏事」。各位知道,佛祖说戒是在中年以后,四十岁以后才开始说戒,为什么?因为人愈来愈多,良莠不齐,才开始说戒,原来没有戒条。那么你若要有所不为,我们安祥禅只有一条戒律——「不可告人的事断然不为,不可为的事断然不想。」这样就够了。谁若能做到这一点,那就是鬼服神钦、仰俯无愧啊!做的事都可以公开,怕别人知道的事不要去做,不能做的事不要去想,那就变成妄想。就是这一条戒律,谁做到了,谁就是圣人;谁若做不到,谁学禅是无效,保证无效!

所以根据时代的要求,根据进化的需要,为什么说是「进化的需要」呢?因为今天这个时代,已经呈现出一股逆流,这股逆流是什么?就是反进步、反淘汰。这个话怎么讲?今天诚然是知识爆炸的时代,知识领域开拓了,知识的深度升华了,我们人类的活动没有一样不受现代知识的支配。但是一方面是知识爆炸的时代,另外一方面却有人高喊:「我们是迷失的一代!」为什么?知识虽然很发达,但是脱离了人本主义,脱离了人本的路线。因此知识的着眼,不再是为人类谋福利,不是为人类造福。大家都研究知识、研究学问,没有人研究「人生命的本质是什么?」除了我们佛法以外,没有人肯去研究。那我们连自己都不认识,给谁造福?也没有人研究「如何主宰生、死、苦、乐的问题」;更没有人研究、肯定什么是「是」、什么是「非」、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所以价值观念混乱,社会行为是多元。知识愈发达,人类的灾难愈大;知识爆炸,不能给人类带来和平,反而造成大量的死亡、大规模的毁灭、超威力的杀伤,这种知识好吗?

现在,是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时期。过去,我小的时候,母亲给我做双布鞋,花了好几天,穿起来还嫌不舒服,我还发牢骚。现在几分钟就出产一双球鞋,可以爬山,可以涉水,样式好,合脚又防水。现在任何东西都比过去容易获得,而且价格还便宜。有人感觉知足吗?有人心怀感谢吗?没有!我们不当水泥匠,有房子住;我们不会纺织,有衣服穿;我们没有种庄稼,也有饭吃。但是没有人心存感谢,没有人对那些从事生产者产生一份敬意、一份亲切感。每个人,无条件自负,无条件看不起别人,这都是危机,对一个祥和的社会,这是一种伤害。

八、禅是最好的法门:生活的宗教

如果不弘扬佛法,不推行禅,就摆脱不了迷信。什么是最好的宗教?佛教是最好的宗教。什么是最好的法门?禅是最好的法门。世界上的宗教超过一万个,我们归纳成四种:

〈一〉理智的宗教:研究吠陀经、奥义书,研究宇宙人生的真理。理智的宗教对人生有帮助,可以使人理性、冷静,其缺点是空疏、冷漠、独善其身。

〈二〉感情的宗教:信奉神为救主,祷告、忏悔时,泪流满面,非常由衷,而以「信」为足够和必须的条件。感情的宗教,使人心灵有所寄托,但也会使人盲目、固执,所以才会发生宗教的排他、乃至战争。

〈三〉肉体的宗教:用种种折磨肉体或凭藉肉体的方法,甚至把整个形体扭曲,以求解脱。古时候的清教徒,现在的部分教徒,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学耶稣,这些都是肉体的宗教。好处在能锻练提升意志力,坏处就是执著肉体。而执著便是不解脱的原因,用执著求解脱,无异缘木求鱼。

〈四〉拜物的宗教:日本有一处道场,拜生殖器;有些落后民族拜蛇;中国北方也有拜五大家的:胡、黄、灰、白、柳,这都是物;还有人拜石头;有人以柳树为柳仙来膜拜,这些等于是自我人格的放弃,对人格尊严的否定。

人是万物之灵,除了人,所有的动物,它的表层意识〈心的表面〉只有这三个领域,第一、就是本能:食欲和性欲是不用教的;第二、运动功能:只要加以训练,就可以到马戏团去表演;第三、情感。只有这三个领域,修行是不会成功的,不可能成佛的。人,除了本能、感情,还有理性、智性与思惟能力,否则如何悟道?没有理性,怎么选择吉凶祸福、善恶是非?

禅不只是理智的宗教:凡是人为的真理,都不是永恒的真理。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真理可以用语言来表达的,就不是原本的、永恒的真理了。

禅不是肉体的宗教:禅注重修心,注重「打牛」,不主张「打车」,所以不是肉体的宗教。

禅不是感情的宗教:禅的伦理观念很强,但「信」是「智信」,决不盲目;禅的情是大慈大悲,无条件施予众生无偿之爱。

禅是生活的宗教:把对禅的信念、对佛法的信仰与认知,在日常生活中具体反应出来,也就是把最高深的法实践并反应在最平凡的现实生活中。所以庞蕴居士说:「神通并妙用,运水与搬柴。」神通妙用就是运水搬柴,没有奇特,法是普遍如此的,是一般的,不是特殊的。

九、禅的基本架构:正见、正受

从「时时自觉、念念自知、事事心安、秒秒安祥」这四句话,可以了解安祥禅不只是外举的禅宗,更不是外道——心外有法。禅宗乃「即心即佛,即心即法」,心、法、佛三位一体。从安祥禅、祖师禅到如来禅,它的基本架构有二:

第一、正见

正见就是认知得很正确、很真实,很有深度,很彻底。

禅,语忌十成,不能说十成话,只能说九成九,一成留给别人去悟;若把话都说完了,别人就没得悟了,禅也就变成知识、学问了。学问虽然可贵,但不能代替「由悟而得的正见」。禅,不能没有正见,不但是禅,整个社会、整个人生也离不开正见,因为「思想决定人生,认识指导行为」。认识错误了,行为就不可能正确;修行不具备正见,就会走错路,就没有「胜方便」,就不能「万变不离其宗」。

第二、正受

正受就是真正的感受。原来我们被外在的一切现象牵着鼻子走——「人家叫你哭,你就哭;叫你笑,你就笑」,现在,一切能自己当家作主。学佛法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能当家作主以「行所知」。否则你的知识就只是废知识,和酒精一样,有热量而没有营养。学那么多的废知识,就会形成「理障」,不但无助于解脱,反而助长了无明。如果能当家作主,任它环境五光十色、变化万千,我则「寂然不动、随缘不变」,不用闭目藏睛,眼睛只管看——菩萨眼见佛性。各位如果能保持现在的心态,而且能保任无亏,这就是正受,也就能「菩提日日长」了。

有了正见、正受,学禅才算圆满。它如同鸟的两个翅膀,两个翅膀都有了,就可以起飞、超越,而不至流于空谈了。没有正见,正行就缺少了眼睛;没有正受,不但不能拥有佛法的真实受用,更遑言「他受用」,连「自受用」都没有,那修行就很苦了。

而释迦牟尼的大慈悲,就显示在心灵的救济法门,使大家在生、老、病、死的过程中能免于痛苦、免于烦恼,使修行好的人,舒适自在。

安祥禅的特色便是生活化,有些「死」的法门,死后才能升天;禅宗是「生命」的法门,不必等到死,立刻受用。人若有了正受,不须破五戒〈杀、盗、淫、妄、酒〉的酒戒,也能经常饮「三昧酒」;不用喝世间的酒,也会飘飘然,保持微醺的状态。「如幻三摩地,弹指超无学」,一切的感觉似幻似真,处处安然、自在、潇洒,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非常的美好,这就是真正的受用〈就是正受〉。没有正受,修行也是苦。

十、禅是自力法门

禅的另一特色:「禅是自力法门,不讲他力」。

从六尘中找出被埋葬的真我,然后自我肯定、认定「这个才是我」,真实的是原本的,原本的就是「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这个时候没有根尘相对、没有六尘的污染、还没有形成表面意识,所以没有分别心,因此「圆明常寂照」,活在现象界,就是「无上大涅槃」。

这个「无思也、无为也」的心,就是原本的心态,就是生命的永恒相。那个每一转瞬之间轮回一次,就形成一次不同的表面意识,是生命的轮回现象。然后就能「肯定真我」,以进行「自我净化」。

六祖大师很慈悲地说:「世人若修道,一切尽不妨,常见自己过,与道即相当。」相反的:「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一切的烦恼多都自挑剔别人、坚持己见,认为别人不合我的意、不顺眼,要肯客观地看看自己,将会发现自己更差劲。我请问你:「你合乎谁的意思?你真疼爱你的儿女吗?你孝顺你的父母吗?」如果你完全主观,只要求自己获得,不考虑自己是否曾经付出,这是背离因果的。因果,在逻辑学里是自然齐一律,也就是天律、天条——大自然界统一的法则。人若违反天律、天条,当然活得不幸福、不快乐。要想别人合自己的意,自己就得先合别人的意;要想别人能满足自己,自己必先满足别人,这才是正常。我们不要只要求别人,不要只挑剔别人的错误,自然就没有烦恼了。

十一、如何参透安祥禅

安祥禅不要参话头,应如何参透呢?有几个重点:

 〈一〉了解生命的属性

水性湿,火性热,生命的属性是什么?生命的属性也是一个字,离开那个字,就没有生命。「是个什么字?」自己领悟了,打电话或写信来,我都可以替你印证。当你了解了自己生命的永恒的属性时,就找到永恒不变的自己。

〈二〉参究「不二法门」

留心「自他不二」,留心进入「不二法门」,经常把这些问题,作为思惟的题材,何以自他不二?何以生佛平等?〈佛是大解脱,是地球上最大的成就者,为什么和众生平等呢?〉所以我们要参究「何以自他不二、生佛平等?」

 〈三〉参究「在圣不增,在凡不减」的衣珠

有一样东西,「在圣不增」,圣人不比我们多;「在凡不减」,凡夫也不比圣人少;「悟亦不得」,开悟了,没有得到什么;「迷亦不失」,虽然无明厚重,你还是在拥有它。这个在法华经叫「衣珠」,我们大多数是怀宝迷邦,能得到这个「衣珠」,而且清楚明白地了解,就是悟了!

悟,不难;悟,是本分;但是悟,只是认识自己。假如有人认为自己悟了,跑去对大家发表一篇演讲,可能会有人上去打他一耳光加以警惕,恐怕他走火入魔。悟的人,不会发表讲演,讲什么道理?没有道理可悟啊!道理只会让你迷,而不是悟。我在观潮随笔里写了一小段——「理极必反」。参究很多道理,那是「示居学地」,在学习、累积道理,累积多了,把桶底压得脱落了,这才是了事。桶底不脱落,就不了事;一分理障不除,就障碍见性;一分事障不除,就增长无明。

所以,安祥禅的特点是:「昨天怎么活,今天还是怎么活;今天怎么过,明天还是怎么过,不要改变什么外在。」在家人不一定要吃素,也毋须忌口,只须在心地上下工夫。

〈四〉参究「一切事、一切理、一切众生的源头」

安祥禅,非常容易、简单。主要参究的是:「一切事、一切理、一切众生的源头」,了解「一切事、一切理、一切众生的源头」,就可以说「大事了毕」。参究的要领:「制心一处」,佛说:「制心一处,事无不办」,也就是说:「把我们的理智和情感统一和集中,让它形成一个焦点,就会冒出智慧的火花,绽放生命的花朵。」佛法的「观」与「觉」是同义字,「观自在」就是「自觉自在」,平常无心可用,用心时,自然就会集中成为焦点,而易于「有所突破」。

今天,人类社会正形成一股逆流,好的被坏的打倒,稻子被稗子混淆,是反价值、反道德、反伦理、反进步的现象。罪恶穿上了美丽的外衣,自居为时代的主流,这是很可怕、很可悲的。如果我们每个人能做佛的忠臣孝子,传佛心印,我们的国家就希望无穷,世界也会更美好、更光明。

耽误各位的时间,尤其是外面站着的大居士们,非常抱歉,谢谢各位!
 

 


版权所有: 安祥书院 anxi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