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云导师


 怀念 耕云恩师    2004年8月30日 李 书 敬书
 
在1997年,我通过钟师姐的介绍了解了安祥禅。在钟师姐和诸多禅友的大力帮助下,我开始修学安祥正法,和大家一起定期的参加自己组织的小型安祥合唱团。禅友们的音容笑貌,心与心之间的真诚交流,让我领略到前所未有的觉受。安祥给我的感受是那么直接、深刻、祥和而且美好,通过逐渐研习至尊 耕云恩师的讲词,我才真真正正的肯定了今生今世我想追求的都在安祥禅里,只有安祥禅才最适合自己。啊!感谢佛天的呵护,感谢至尊 恩师的慈悲,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真实的皈依处。我无比的庆幸自己,也告诉自己一定要倍加珍惜这个千载难逢的殊胜法缘。

不知自己往昔种下了何种善根?累世结下了何等胜缘?在九八年三月,我跟随钟师姐及另外三个禅友,一行五人去了云南昆明,为蔡理事长在昆明成立的体育用品公司帮忙;然而让我此生难忘,生生世世忘不了的是在三月三十日至四月三日〔五天〕能够拜见到无比崇敬的至尊 耕云恩师。

三月三十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日子。我终于拜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大慈父 耕云恩师以及其他多位师兄姐。恩师的到来,宛若三月昆明孕育着无限的春意,周遭的环境无比的祥和、安静,又充满着无限的活力。就在当天下午,恩师不辞辛劳和身体的病痛,召见了我们所有人,给大家开示。在充满无限安祥的居室里,我们静静的聆听至尊 恩师的教诲,敬视着他老人家的慈容,沉浸在无比美好的安祥觉受里,彷佛不知时间的流逝。此时此刻,我深深的感受到了 恩师强大的生命力和无比的大慈悲、大智慧。〔然而看到 恩师为众生代业受苦,我们弟子又是何等痛心!〕在内心深处,对至尊 恩师,对安祥禅起了绝对的诚敬信和大肯定。

以后的几天里,恩师仍常常为我们开示,闲时大家也陪着恩师出去走走,每个人都特别珍惜与 恩师共度的日子。四月二日晚,大家一起陪同 恩师度过了在昆明的最后一次晚宴,我们争相留影作纪念,无比的珍惜与 恩师共聚的最后一晚……

四月三日早,恩师一行人就要回台了,大家与 恩师拍了最后一张合影,留下了那难以忘怀的一幕,恩师坐上了往机场的车,不时的伸手和大家道别,而我们却早已泪流满面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呀!车子缓缓的开动了,我们争相着与恩师挥手,一直送到了小区门外……望着远去的车子内恩师的背影,我百感交集。与 恩师共度的几日犹如梦中一般,如今慈父真的回去了,我呆呆的站了许久,细细的思维 恩师给我们留下的是什么?而此刻的我也万万没有想到,这难忘的一瞬间竟成了与 恩师的永别!(记得 恩师走后,摆放在 恩师房间内的那盆杜鹃花一直盛开,迟迟没有凋谢)

已经过去六年了,这段往事仍历历在目,真是不可思议,想像不到自己的人生中会遇如此胜缘,明师难遇今得遇,正法难闻今已闻,自知根性太愚钝,业障太深重,若非至尊 恩师慈悲救拔,真是不知何时才能出离苦海。如今,自己已经太幸运了,更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努力修行了。我愿以毕生之精力贯注于安祥的实证,在 恩师慈光的普照下勇往直前,绝不退变,永远保持对至尊 恩师及安祥禅的诚敬信,以期完成生命的觉醒,迈向生命的大圆满!

今生今世我最大的欣慰就是能够拜见到至尊 恩师,修学安祥正法。恩师示寂之后,自己偶而会感到心无所依,真是像没有爹娘一样。有时更会情不自禁的忆念 恩师,深深感戴至尊 恩师的慈悲,并且赞叹安祥禅的殊胜。然而两岸相隔,道途万里,只有遥望东南,祝愿安祥禅能早日宏扬,为众生带来真正的幸福。


 


版权所有: 安祥书院 anxi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