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云导师


光临昆明

吴悔

  耕云导师慈悲传布的安祥禅,既是圆满的人生智慧,更是无上的佛心加持,我们烦恼迷惘的求解脱者,能有机缘学习 耕云导师的开示,体验到本觉自性的清净光明,已是万幸,大陆学子能见到与布大无二的 耕云长者亲聆教诲,更是非常稀有的幸运,这是无数感受到安祥心之美好的大陆学友们梦寐以求的机缘。

  1998年初,得知 耕云导师要来昆明,我自己能有缘亲见导师而感到十分幸福和欢喜。

  3月30日下午,我以无限崇敬和期盼的心在 导师将下榻的小区门口等了一阵,看到几辆计程车驶了进来。我没有看到别人,第一眼就看到坐在第一辆车前排的 耕云老师,虽然比相片上苍老、朴素,似乎一点也不起眼,但我却一眼就看到 他——导师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吸引力,最直捷地吸引我的目光。我相信我们的生命和 导师之间一定有一种无形的联系。

  老师到昆明前,打前站的港台师兄对我们说 导师这次来是休养治病,请大家不要期待 老师说法,但老师进公寓稍作休息后,就让陪同的罗总编来叫我们过去聊天。

  我们怀着无比敬仰与幸福、感恩和紧张的心理走进 老师的公寓, 老师已坐在客厅正对门的沙发上等着我们,看上去亲切慈祥而又从容庄严。我有幸被安排和另外二位会友坐在 导师面前的沙发上,能近距离瞻仰 导师。 导师看上去很苍老,有点衰弱,但自然的有一种清新脱俗、不怒而威的气质、威仪,令人敬畏。我们幸运地坐在 老师身前,恭聆他的教诲。

  老师对我们说:“安祥不是宗教,也不是哲学,是做人的基础。人因为迷失了自己,不认识自己,才去信奉一种宗教,寻找一种寄托。一般人习惯于挑别人的毛病,看别人不顺眼而不满、生气;修行人要找自己的麻烦,找自己的缺点出来改正,包容别人的缺点、错误。”( 老师虽然刚到,对我们的状况却了如指掌,一开始就指明了人际关系应行的相处之道。)

  老师接着又说:“外国人说神造人,中国是人造神,因为中国人知道感谢,由于在土地上种庄稼才有粮食吃,在土地上盖屋才有房子住,虽然是劳动的结果,但是知道感谢土地,久而久之,把土地人格化,在大路旁边供两个神像,一个土地公,一个土地奶奶,盖个神龛,后来又建成了土地庙。大宇宙就是大生命,没有一样不是生命,没有一样是静止的。植物是准动的生命,风吹它它会动,风不吹它,植物自己会生长,它也在动啊!烟灰缸是原子堆积的,原子里的电子随时在动,我们不要被肉眼欺骗说它是死的。我们坐电梯,门开了对它说谢谢,坐到了走出电梯也对它说声谢谢,这是对的。我们坐车很顺利到达,对司机说谢谢,也应该对汽车说谢谢,要感谢它,它也有生命。汽车司机一天开车很顺利,下车时应该对汽车说声谢谢,它比较不容易出故障。知道对他(她)人和万物都心怀感谢的人,能常常想到别人存在的好处,就容易做到包容别人的缺点和毛病。”

  “有安祥的人会有好运气。台湾有个会友对我说:‘有安祥,无歹运。’他告诉我,自从拥有了安祥以后,他做生意都很顺利。所以说,拥有了安祥,做生意会赚钱。”

  我看到有位师兄给 导师点烟,心想抽烟有害健康,导师既然身体不好,为什么还抽烟呢? 导师随即说:“抽烟会得癌症吗?香烟不是个好东西,也不是个坏东西,得癌症是有其他的原因。”

  我前几年在抄写 导师讲词时因为平时喜欢写行草字,用楷书写久了有点不耐烦,曾冒出一个念头:抄 导师讲词是否一定要用楷书,用行草是不是一样呢? 导师这次就详细地讲到了:“台湾有些禅友向我反映说抄写老师讲词效果很好,这个方法不是我发明的。你们也可以每天抽时间抄一个小时,这样进步比较快。抄的时侯可以点一根好香,要一笔一划地抄。”

  老师还幽默地说:“金虎给我画过一张画像,我看到了——我有那么漂亮吗?”

  “安祥禅不只是为中国人设立的,是为整个人类设立的。以前有人预言地球要毁灭了,而上天对人类是很宽容的──再给一次机会,希望人类能改善。人类是不会毁灭的。到二十一世纪,安祥将为世界人民普遍接受;虽然中国不够重视祂,那些外国的学者、文化界代表会来中国取经,因为外国人重实验,通过实验知道安祥的美好。”

  “安祥禅不只要改善现在的佛教,其他宗教都会受到影响。以后你们学好了安祥,会到国外去主持他们的教会。怎样是学好了安祥?就是要具有传心的力量。你们现在应该感受到了什么是安祥。如果感到脸上像有阳光在照射,就是安祥传心的能量。(按:当时,我确实感受到了脸上像有夏天的太阳光在照晒,而屋外还是阴雨天。)你保持这种安祥的心态,对健康是最好的,还会返老还童。像湖南省一个会友,我虽然没有见过她,我知道她变年轻了,变得清秀了,因为她消了业障──不该她受的气她受了,咽下去了,消了业障。”(后来,我在昆明见到了那位会友,果然如此,她的面容不但变清秀了,而且变得很白嫩,在中老年人当中实属罕见;她的大女儿由于认真抄写 导师讲词,边学生字边抄,抄了几大本,获得 导师安祥光明心的同化,皮肤不但变得白嫩了,而且右脸上以前长的一块蝴蝶斑也消失无迹了。)

  导师也讲到:“你们有安祥的时候,会看到家具、电视背后都有淡金黄色的后光”,当时我去看 导师旁边的电视机,果然看到它周围有一层淡黄色的光芒。

  导师提到环境的时侯说:“金刚界的草地没有一片是黄的,永远都是绿的。”

  导师在开示中曾叫我们注意观心,大家低头观心,我偶尔抬起头来,看到 导师双眼威光赫赫,正缓缓地扫视我们, 导师看到我,我敬畏地忙低下头,不敢与 导师对视。

  老师还说:“听我讲话有个特点,就是你们会忘记我讲了些什么,除非用答录机录下来。”当时大家听 老师抱病开示,都不禁边听边流泪,不断拿纸巾拭眼泪。

  导师到的这天,我曾对身边的学友说天肯定会下雨给 导师洗尘净化空气作为迎接之礼,后来 导师一行到了以后,我们刚进 导师的公寓听他老人家开示不久,果然下起了大雨,到 导师讲完话雨也停了。这是昆明的第一场春雨,走到屋外,空气特别清新,令人精神为之一爽,连路边的树叶都十分的干净鲜绿起来。

  那天夜里,罗总编起床发现 导师坐在客厅喝茶抽烟,惊讶地问“ 老师你怎么不睡觉啊?”  导师说:“太冷了,睡不着。”罗总编说“ 您怎么不叫我呀,我带了好多盖的东西来啊!”  导师就是这样宁肯自己受苦也体贴入微地不麻烦别人。我们知道后,很懊悔事前粗心,没有想到台湾与昆明的气候差异,应该给 老师买电热毯的,赶忙弥补。

  第二天上午,我正要出去买东西,在小区门口碰到罗总编和蔡理事长陪着 导师进来, 导师还是穿著昨天那套浅土色的旧西服,沉默地看着脚下的大地。我忙让过一边,正巧又站在昨天迎候 导师的地方。 导师他们过去后,我转头望去, 导师灰白了的头发又比昨天增加了许多,我不禁心中恻然,痛惜 老师为我们开示消耗了生命力。后来才知道 导师是去金星小区的菜市场参观。再后来看到当时拍的三张照片,连 老师身旁的卷帘门和水泥柜台上的莲花白(卷心菜)等都呈淡金黄色,而底片却与众不同地是深蓝色,我明白 导师当时是放光加持菜市。

  早饭后 导师又要为我们开示,因为不够坐,我们抬着住所的餐椅到 导师公寓的客厅坐成几排,再次幸运地恭聆 导师开示。

  老师说:“虽然你们看我身体很差,但我的生命力很旺盛。旺盛到什么程度呢,旺盛到我的每一张相片都有生命。你们以后有什么委屈可以对着我的相片倾吐,会有反应,但对每个人反应不会一样。你们以后如果感到害怕的时候可以观想老师,或许会有点作用。”

  导师3月31日对我们开示时还说:“不要求神通,要求心安。”

  “你们的腿能盘起来,有人还可以双盘,我现在做不到了。静坐要注意不要靠在软垫子上,(身体要直)不要吹到风,不要意守身上任何部位。其实静坐不是必须的,安祥才是必须的——这是我从多少多少劫以前带来的。等你们有了甚深安祥以后再去看佛经,就会感觉到好象是我说的一样。放我的录音带可以超度亡灵,你在他还没有断气以前就放,他愿意听就声音开大一点,如果他不喜欢听就把声音关小放给他听,这样能使他(她)得到超度。有安祥,你念往生咒也可以超度亡灵,即使你的发音不正确也没关系,有安祥就有效。”(我一直有个心愿,想拥有超度临终者及亡灵的方法和能力,老师这次的开示正好给了我答案,让我暗自欣喜。1999年10月6日,我介绍有缘于某日往返昆明都同车而认识的昆钢电大女教师朱老师用前一种方法超度她临终的母亲,几天后他和丈夫来我家归还 耕云导师的录音带,惊奇地告诉我她母亲已显现瑞相往生。〈详情见于16期《安祥》禅刊发表的拙文《闻声解脱》。〉

  导师说法时有一种从容庄严而绝对自信的威仪和看透一切的眼光,让人不敢对视而充满敬畏。后来,我看到藏密的书上说大成就者调伏自负的人的一个词“佛慢”,正适合形容 老师当时说法的神情。 导师那天还说:“外国人信仰上帝,其实真正的上帝就是大宇宙,就是纯生命,只有知觉,没有形成表层意识的客观环境,所以我说佛就是上帝,因为佛就是纯知觉。所有的生命都是从佛来的,所有的动物一开始都是纯知觉。不但是人,一切的动物、植物、矿物都是生命──植物是准动的生命,矿物是不动的生命。”

  老师讲完话后大家鱼贯而出,我在最后,听到 导师要见朱师兄,我很积极地要跑去叫他, 导师却示意身边的弟子叫我先过去。我紧张地绕过沙发走到 导师身边,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能自制,不禁一下子右膝着地跪在 导师左侧,双手趴在沙发扶手上痛哭起来。 导师略作惊奇地说:喔唷,不要这样,侧过身把一只手放在我头顶上,大约过了一分钟,然后用双手握着我的手慈祥和蔼地说:“你是个好孩子,就是想的太多,爱幻想,有点神经衰弱,自己知道吗?”当时我流出的眼泪把镜片都遮住了,哏咽地说不出话来,只能点点头。 导师接着说:“你早上起床后练练倒立,晚上睡觉前跑跑步,要把身体弄好才便利以后的工作。好了,就是这样了。”我磕了个头流着泪走出去,让已等在一边的朱师兄和 导师谈话,哭过之后觉得心里清爽了许多。

  4月1日上午,罗总编过来叫我们,说 导师要为大家回答问题,机会难得,叫我们把问题写下来赶快过去。我匆匆忙忙地写了两个问题和大家赶过去, 导师已坐在客厅等着我们。这次我和雪晴师兄与朱师兄被安排坐在 导师面前,罗老伯坐在 导师右侧,叫我先问,我紧张地先念第一个问题:“请示 师父,一个人(自己)平时感觉自在洒脱,有时和禅友们在一起却感到杂念纷飞很难恢复清净无念的安祥心态,是否是我执的作用而导致紧张、漏失了安祥?”  老师看着我说:“你还有心垢,要反省;你大毛病没有,还有小毛病。要自我主宰,不要别人让你哭你就哭,让你笑你就笑,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你从今年到去年,反时针反省,反省到妈妈生你以前,你就知道,原来你是谁!此后就不用反省了,你就坐着静静地看,看到什么也不要讲。这是看无字天书。天书是没有字的,有字的是人书。”我又问第二个问题:以前在一个月里曾三次于睡眠中感觉自己在太空中向上飞升,最后升到顶层的一个空间,看到 导师从一位白色的坐佛后面走出来(佛两旁都是白色的青年比丘侍立),那是否即是 导师的报身;于睡眠中飞升的我与真我有何关系? 导师听了瞪大眼睛说:“我是凡夫啊!”然后平静地说:“你想的太多了。你可以练练瑜伽,而瑜伽之王就是倒立。你每天倒立二十分钟,一个月后你整个人都会改观!人平时站着或者坐着重心都在下;人缺个胳膊或少条腿都可以活,没有四肢也可以活,但脑袋没了就活不了,而头在上,平时容易供血不足,练倒立能够补充头部的供血和供氧。”

  接着,朱师兄双膝跪地请问:怎样才能入世、出世都和 老师遇到一起? 导师简要而肯定地回答:“就是奉献自己。”然后雪晴师兄也双膝跪地请示说看到 导师背后有一大片金光, 导师肯定地说:“等你修行得更好,你会看到我更多!你人很聪明,反应很快,办事能力很强,要好好修行。”其他东北学友问的问题我忘记了。

  下午在云南大学上学的禅友邵丽来看我们,因她心地纯洁,看 导师讲词很相应,我向金师姐请问可否让她进公寓看一下 导师,不敢烦劳 导师再开示。金师姐进去请示后,出来说:进去吧。我还想在外面等,金师姐说: 师父叫你也一起进去。我们坐下后, 导师先谦和地问邵丽“你也对安祥禅感兴趣吗?”邵丽报告了我介绍她学习 导师讲词的起因和感受后, 导师说她是个好孩子,教她有空时可以抄讲词,“先抄《幸福之道》、《安祥之美》、《佛法在世间》这三篇”,后来的开示也讲到土地公、土地婆,和前两次差不多,但更为精要,我到今天还懊悔那时没有想到用答录机记录下来。

  导师开示:佛法最大的力量,不是神通,而是爱与慈悲。

  这天因为还有一些禅友要来,我出去再买几个水壶,看到巷子里很多从外省拖家带口来卖杂货谋生的人,心里很同情他们,出来时看到摊主的老母亲怀抱哭叫不止的婴儿,因为哄不乖,与老伴坐在小店里无可奈何,心里更是不忍,一反往昔内向的个性,走进店里用右手摸着小婴儿的头说:“不要哭啦!哭也没有用。不要淘爷爷奶奶了。”小婴儿一下就不哭了,睁大眼睛看着我。两位老人微笑着友善地向我点头示意,我走出去没有再听到婴儿哭,自己却一路泪流不止,进小区门时正碰到金师姐出去,她一定感到奇怪。其实这两天我们得以亲近 导师,在 导师的佛光同化下,不但我终被唤起了内心深处的善良佛心本性,连不信佛的纯商人陈先生在 老师身边也常泪流不止,后来也向蔡理事长要求加入禅学会。我哭过以后忽然觉得前些年与父亲因趣向不合而屡次争执、闹别扭很不应该,应向父亲磕头认错,真是良心洗了个澡,完全呈现了。

  4月2日上午, 导师又接着为我们开示。

  “诺那活佛说:「禅是大密宗」,密宗顶级的是无上瑜伽,在我们安祥禅里有——安祥就是无上瑜伽,就是与佛的心合一,与大宇宙联合。”

  “一切人都是从佛来的,就像面包、包子、馒头……都是从面粉来的一样。‘吕纯阳’并不是说他是童男子,没有结过婚,而是说他的心净化得没有阴暗面,只有光明。如果处男处女才可贵的话,那处猫、处狗也可贵啦!”“净土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以后可以到那里去”。

  导师还开示说:“在我的认知里,上帝就是佛,佛就是上帝,因为祂们都是纯生命,只有纯知觉,没有分别心。“上帝无所不在”,“佛的法身遍虚空”,共有一个空间,所以祂们是一个。天神没有谁愿意下来,谁不愿连当主席!但是福报享完了不得不下来。祂们要想延长在天上的居住权,只有来保护修行人才有效。谁是修行人呢?祂们不是看你穿什么衣服,而是看你是什么样的光。神的光是红色的,降魔神的光是蓝色的,动物灵的光是绿色的,而佛的光是金色的。你们有了安祥就会有淡金黄色的后光,你们就是佛的子女,诸天善神就会来保护你们。”

  导师在昆明对我们的几次开示,内容都大同小异,都是以感谢、包容为主题,指导、鼓励我们学好安祥禅。虽然像是闲聊,但都是针对我们的情形作指点;我感觉自己很久以前和近期想问的问题还没有问出来, 导师就已把答案一一作了开示。

  那天我想向 导师请教金刚经上还不知道的音译词的正确读音,进去跪在导师座前,感到如同置身于光的海中,心境清净光明,一念不生,这时一切语言文字和修行方法都是多余的了,我问不出口,磕了个头同时在心里敬念 导师:“那默布大呀!”就走了出去。当时罗总编、李先生等陪 导师坐在客厅,大家都没有说话。后来我看到当时拍的一张照片,整个场景都是金色的,底片在那卷冲出来的胶卷中也是与众不同的深蓝色,而据我所知,拍照时都一直未曾加过滤光镜一类的东西,况且加滤光镜洗出来的效果也不是这样。

  4月3日上午,大家与 导师在住房前合影了几张,大家与 导师依依不舍地惜别,我和朱师兄等人陪港台的师兄与 导师一行坐车到飞机场,合影一张后,送 导师一行进侯机大厅时,我含着泪看着 导师高大而衰老的背影在心里诚恳地说:“ 导师,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

 

  导师是我见过的最慈悲、最了不起的伟大上师,就像太阳一样,无私奉献自己不求回报,真是人间稀有的一位完美的人,我对 导师有不二的信心,百分之百的肯定 导师是佛祖再来(有些感应这里不必讲)。但我知道 耕云导师是独一无二的、最好的人天 导师, 导师的开示是最具加持力的法宝,是解脱道及人天法最直接明了且深入浅出的教授。

  我在这里抽空写下这篇较为详尽的回忆录以纪念 导师圆寂三周年,同时借 导师在昆明的开示供养有缘的读者分享。希望在苦恼的人生中有志追求解脱的人们不要因为以前公开的 导师讲词内容的平实而误会安祥禅只是人天乘的佛法或普通教人做人的道理的一家之言,莫错过这万劫难遇的如来心法——真正的解脱道(密宗谓之“光明大手印”),否则求解脱反而更添执着,想走近路反而转远,浪费有限的时间走弯路,徒令人惋惜而已。

附: 耕云导师祈请颂

根本导师无上士,自号耕云名李挽,
大慈大悲大雄力,传佛心印安祥禅。
自性流出无念语,大日如来恒放光。
众业代受施生命,不来不去法身王。
大智无相音文在,是报身性属金刚。
昔曾化身玛尔巴,师恩如父愿不忘。
直至大觉永皈依,为利有情祈加持。

 


版权所有: 安祥书院 anxia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