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耕云导师


师恩难忘

无云 2003.10.7

  一个人一生当中能遇到一位好师父,将会对其前途产生很大的助益,这是非常幸运的事!而我遇到的「师父」对我而言不仅是莫大幸运,更是莫大幸福,而且还是这世上最大的福报。

  所谓「师父」,即亦师亦父,不仅教导弟子修行,而且还是法身父母,这样的师父是不可能只用「伟大」两字便可描述得完整的。

  师父圆寂至今已三年了,真是一转眼工夫。记得他老人家刚离开我们时,我感觉顿失依怙,人生一片茫然,对一切事物都意兴阑珊,修行也不再认真。想想自己追随 师父学禅十年来一直没有什么突破,往后怎么办?而且也听到有师兄跑到别处改学其他宗派、其他法门或另拜他师,心里更不禁疑惑,疑惑的是安祥禅不殊胜吗?还是那些师兄、师姐正见不稳?

  当然我也亲眼看到一位师兄改学其他法门,半年后终于又回到安祥禅里,而且比以往更精进。他说那些知识和仪式根本挡不住烦恼,反而使自己原来拥有的安祥也退失了,觉得还是安祥禅好。这样的体会和转变实在可喜可贺,不过「杂毒入心」最难治,却也令人担心。

  我的修行虽然很差,但在我以自己的见解去比较其他法门后,我还是笃定「安祥禅」在台湾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只有这里才能深深体会到禅宗所谓的「以心传心」是怎么一回事。

  几乎人人都说自己的师父最了不起,而一个初学者是很难了解那些师父们的道行之深浅。所以说初次学佛即能遇到安祥禅,而笃信不疑,结下胜缘,那绝对是过去世种下了成佛之因,才会拥有今天的大福慧。

  今年10月5日台中安祥禅学会第三次举办纪念导师音乐会,前二次我都没有来参加,这次再不归队如何跟自己交代。当天我看到了几位师兄师姐,三年不见,几乎认不得了,容光焕发,安祥深深,好似变了一个人。法不殊胜,人不精进,焉能到此境界!

  另又听说几位老修行已跑到别处学法去了,乍听怅然若失,实在心有不忍,并深深替他们惋惜。 师父生前经常告诫弟子们要学习自己当家作主,不要依赖别人,一再强调「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很遗憾的是 师父不在了,有些人就又去另找老板继续替人打工去了,何年何月可以自己当家作主呢?

  也许有人学禅多年一直没有相应,病在哪里?就是心有所求,希有所得,一直在心外找,当然找不到了。找到的都是现象或幻象,都不真实永恒。为何不放下向外驰求的心,反其道而行,遵从 师父的开示去努力,即使十年不突破,二十年、三十年都能坚持下去,我不相信依然找不到安祥。

  记得有一次随同其他师兄去师宅拜见 师父, 师父开了门后,自己再拖着沉重的步履,坚持要为弟子们去泡茶,拿杯子、取茶叶、加热水,冲泡成一杯热茶再交给弟子。

  师父后来那一阵子身体不是很好,还是答应弟子们过去看 祂,还是一再耗费心光加持弟子。有 师父的护念护持,弟子们真是占尽便宜,不知节省了多少万年修行的工夫。 师父如此辛苦无非是希望弟子们个个都能早日圆满,希望后继有人,以继续发扬光大此安祥法门,拯救世人心灵。

  可是,有一次我无意间看到 师父私下的一段开示:

  「苟非有所领悟而不知是否正确,苟非已开悟求吾印可、证明,请勿轻率来干扰,否则自不肯修,累师浪费至高无上之法言(即光),徒增罪愆(生生不闻正法)。」

  「解行相应,名之曰祖。屡屡干扰,不肯保任之人,罪逾出佛身血,此是实语,向不敢言者。」此后,我再也不大敢去打扰 师父了。

  我知道 师父从不公开这样的开示,是不希望泼弟子冷水,浇熄弟子学法的热忱。却又不忍见到弟子不肯认真修行,不肯自己当家做主,不肯珍惜这期殊胜法缘,才私下做了这样一点透露。

  师父的肉身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 祂的法身一直留在我们心中。只要我们愿意不背弃 师父的教诲, 师父是不会离开的。如果我们一时忘记了「师恩」,迷失了自己,只要深深忏悔, 师父慈悲绝不会舍弃任一弟子。如果你要回家,你会发现 师父已在路上等你了。看!就在眼前,就在心中。

 


版权所有: 安祥书院 anxiang.org